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与汪洋商榷:不能“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

nirendao · 2008-06-22 · 来源:乌有之乡
解放思想与图穷匕见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是不能针对党政官员的-与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商榷

原载: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2&treeView=1&view=2&id=86815423

看了一条新闻,6月17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广东省委十届三次全体会议上讲话,提到“只要法律政策没有明令禁止的,都允许并且支持大家去干去试去闯”(http://news.sohu.com/20080621/n257639763.shtml)。就看到的新闻而言,这句话----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是没有主语的,也就是说不清楚到底谁可以“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不过考虑到这是汪洋同志在省委全会上的讲话,他的本意应该是包括广东的党政官员们也能“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

我认为汪洋同志这样说是不合适的。“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是不能针对党政官员的,对一般老百姓而言倒是可以,而对党政官员恰恰不行。因为后者手中握有权力,本身又处于强势地位,只凭借汪洋同志所说的“法律政策”是难以加以约束的,别的不说,目前“法律政策”的制定权、执行权、解释权基本上都归于他们,这就是现实,如果官员们不讲政治,不顾良心,完全可以在“不违反法律政策”的前提下胡作非为。共产党当年能够赢得民心,是在道德、道义上占据了优势,抛开这个优势,不去抓领导干部的思想状况和精神风貌,不去提倡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人生观,把希望寄托在跟法律政策捉迷藏,鼓励党政官员钻空子,是不明智的。


另一方面,即使以西方的公共管理理论为参照,党政官员也没有那个自由。从“公务员”这个身份来看,官员们的行为必须严格遵守相关法律的制约,他们的所有权力都必须是法律法规赋予的,没有相应的授权,他们就不能去做某件事情。所以对于老百姓来说,确实是“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而对于党政官员来说,则只能是“法律允许的才能去干”。这是重大的区别。

事实上,同一篇报道里面汪洋同志也给出了限制条件:“对于干事创业者的失误,只要出发点是为了发展,为了工作,不是牟取个人和团体私利,都应该宽容对待”,等于是说,只要目的是“为了发展,为了工作,不是牟取个人和团体私利”,干“法律政策没有禁止的事情”就能得到宽容,而这种推断模式恰恰是“干了法律禁止的事情”。从法律上讲,主观动机、实际行为、客观后果是三者统一的,一个人主观动机即便无错,也不能代表可以无视其行为和造成的后果,将主观动机的地位绝对化,本身就是“违法”的。何况,谁去判断某人的主观动机是“为了发展,为了工作,不是牟取个人和团体私利”?靠他自己?那他的自我裁量权将大得惊人;靠领导、有关部门?那这个当事人又可能会不服气:我的出发点确实是好的,你们凭什么说我不好?说来说去,只能靠明确的法律政策来界定。然而法律政策如果能够穷尽所有可能,早就把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规定好了,何必要大张旗鼓的宣传“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呢?所以,汪洋同志的上述限制条件看上去美好,实际上是难以执行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给予一批党政官员们更大的裁量权,这将导致什么后果,不言自明。

此外,“法律政策”的出台一般具有滞后性,往往都要落后于时代,那么在这段空白期内,那些法律政策并没有禁止的行为,党政官员难道就可以随意“去干去试去闯”?这些人由于地位特殊,一旦干出问题来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这跟老百姓去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情”然后闯出祸来,两者的程度天差地别。

我可以理解汪洋同志提出“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的本意,他是迫切希望广东能在改革开放、思想解放上再立新功。但是相比要党政官员们去做“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情”,我觉得眼下让大家做好“法律明确规定的事情”也许更为急迫。比如,新《劳动合同法》颁布以来,广东执行的情况怎么样,查办了几家血汗工厂,解救了多少弱势工人,为什么还会出现东莞童工?比如,《环境保护法》出台这么多年,广东的环保工作做的怎么样,贯彻的情况如何,为什么钟南山要说广州五十岁以上的肺都是黑的?比如,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都有了,广东的社会治安搞的怎么样,老百姓的安全感有没有提高,为什么一个广州火车站反复十几年都根治不了?

上述种种,都是有法律明确规定的,广东贯彻执行的情况如何,汪洋同志应该有一个通盘的考虑。

有人也许会说,汪洋同志那样提,是想鼓励大家积极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我却认为,思想无论怎么解放,创新无论怎么大胆,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把工作做的更好,是否干了“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情”,既不是追求的最终目标,也不是衡量为人民服务工作完成与否的标志。

这里我不禁想到一个故事:四十多年前,教育部一位领导来上海检查工作,上海分管教育的副书记出面接待,请教育部领导吃饭,作陪的有上海教育系统的人。饭后结帐,副书记让上海教育局的人先垫钱然后回教育局报销。然而教育局的会计认为,谁请客谁付帐,这顿饭不是教育局请客,教育局不能出这个钱!教育局官员好说歹说也没用,副书记也无奈,只好叫所有出席的上海方面的人平摊,一块出钱了事............当时的法律政策,没有禁止教育局的会计报销这个费用吧?也没有禁止上海副书记给会计下命令、压任务吧?那为什么当年的人们没有去钻这个空子呢。我倒是认为,相比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和西方水土不服的理论,中国确实一度做到了“思想解放”,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官员是公仆,必须受人民监督,以权谋私天然的就不符合人之常情,而不是靠事后制定法律政策来强调---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思想解放。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其实不大愿意借助管理学、法学这些理论来阐述为什么官员不能“没有禁止的都允许去干”,这种问题本来就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官员们应该纠缠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2.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3.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4. 辱华被扒!华裔女导演获美国奖项,中国人有啥好“高潮”的?
  5. 餐桌上的危机:鸡肉还能不能吃?
  6. 历史周期律批判
  7. 老田:关于遇罗克事件及其再包装问题——兼谈四十年来自由派造神努力的“反智特征”
  8. 可怜!19岁缅甸少女被推上了祭坛!但疑点多多
  9. 没有中医的春晚,是对“救命恩人”的集体冷淡
  10. 赵磊:我支持“取消英语主科地位”的建议
  1.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2.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3.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4.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5.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6.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7.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8.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9. 老田: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10.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潘家干净吗?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5. 沉痛悼念毛主席女婿王景清:永远革命的老革命,永垂不朽!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