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退休改革的悖论与陷阱

滚滚素最胖滴 · 2008-11-10 · 来源:乌有之乡
退休双轨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欧洲胖子与非洲难民:退休改革的悖论与陷阱

作者:滚滚素最胖滴

   

退休改革,包括延长法定退休年龄在内的一整套政策,可以说是各国政府的共同噩梦。我国如果早几年确定改革方案,阻力或许会小些,但在民生意识崛起的今天,恐怕难免波折。

从各国经验、教训看,延长法定退休年龄都是大势所趋。而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与养老金缺口两大死结,也都无可辩驳地预示着中国退休改革的势在必行。这两方面,自有诸多专家加以论证,无须我锦上添花。

本文仅就我了解的法国退休改革,对比中国的约束条件,探讨一些“如何改”的具体细节。

   

一、谁在游行?

   

“相关部门正在酝酿条件成熟时延长法定退休年龄,有可能女职工从2010年开始,男职工从2015年开始,采取‘小步渐进’的方式,每3年延迟1岁,逐步将法定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

——羊城晚报《退休年龄推迟,到底该由谁定》 2008年11月05日 

   

乍一看这新闻,颇感世道轮回。一年前的11月,恰是退休改革引爆了法国大游行,被我国媒体誉为“法国‘变革总统’萨科齐将迎来他上任以来最为严重的一场考验”。而更早的03年5月大游行则是“1995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和罢工”。

但是,与我们印象中游行都是受压迫者截然相反,这些示威人群却是法国老百姓眼中的“既得利益者”——公务员与“特殊群体”。

   

03年的改革重点是公务员退休制度,“根据法国审计法院的报告,被‘滥用’了公务员的‘特殊’退休制度充满了假公济私、慷国家之慨的腐败。”

07的开刀对象是特殊退休制度,这些“专门针对一些特殊职业及行业的劳动者,包括公路、铁路员工以及水电企业员工,也包括军人、警察等特殊公务人员”而设计的退休制度,行业的艰苦性部分已然消弭,优惠政策却仍在延续。

   

法国整个退休改革的战略意图是减轻过度福利化造成的入不敷出,以及懒汉化现象。而具体到这两次战役则是为维护退休制度中的“公平性”以及大多数人的大多利益。这显然遭到了“既得利益者”的拼死抵抗。03年改革,由于大多民众还没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而使得改革中途变味,空留一堆麻烦,也算是拉法兰总理后来的辞职一个诱因。07年改革,则得到普通民众更强力的支持,萨尔科齐与菲永也表现得更为强硬,不过至今也难言胜利。

   

二、欧洲胖子与非洲难民

   

凡定理,必有前提条件。对秉持科学态度的人来说,约束边界与定理同样重要。

那么我们就来对比下中法退休的约束边界:

   

其一:欧洲的高福利与我国的低福利的对比。

法国是患上了肥胖症,需要吃泻药减肥。

我们是贫血症,主要矛盾还在于如何勉强完成基本福利目标。

   

其二:欧洲的小政府与我国的大政府的对比。

法国政府多少有点贫血。从公务员及国企员工无论数量上,还是人口比例上,能跟我国一拼的,本就不多。我们的“生产性努力”与“分配性努力”(占有更多社会成果,即公务员系统)的倒挂现象也是举世闻名。至于质量上,如果是第一次接触中国公务团的法国政府部门,最豪迈也就拿出点自助餐,还觉得自己展示了大欧洲的气魄。可是若被邀请到中国走过一遭,再碰到中国团队,总是禽流感般辩解:俺们乡下人没经费。

   

百姓福利上,法国是欧洲胖子,中国是非洲难民。

在中国国内,政府是欧洲胖子,民众是非洲难民。

   

减肥的确是欧洲胖子的良药,却是非洲难民的毒药。而在我们兼具两者的伟大国度,煎药的学者们却时常将药送错人家。

以前那么多年,农产品价格都不涨,一说土地流转,农业大资本进入,专家立刻开始喊涨。

年初的“遏制流动性”风暴中,本该减肥降温的是国企和国家投资部分,结果却把已经贫血的中小企业和制造业给结扎了。在最需要保住饭碗的关键时段,送了各国人民一个大礼包。

亡羊补牢,永远不晚。只要接受教训,明确谁该减肥,吃错药还是有希望避免的。

   

在此也恳请各位吃过亏的公民,睁大眼睛,看看到底是哪些专家在胡把脉,在乱下药,在送错门。

公民的监督,也是亡羊补牢,永远不晚。

   

三、公职人员是自私的人

   

记得法国03年改革的时候,公共选择学派就又被从箱子底翻了出来。他们这门派也是树敌颇多,一时间各大派新仇旧恨,口水横飞,比街面上的游行还过瘾。

   

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鼻祖是亚当·斯密,他从“经济人”以自私自利为利益驱动,最终推导出“看不见的手”这一概念。

而公共选择学派的开山掌门布坎南(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则更上层楼,他干脆从政府公务人员也是以自私自利为利益驱动,分析政府的各种荒唐作为。当然了,学院派的标准术语叫做“理性人”,咱们翻成白话就是“自私的人”。

之所以西方很多学派不认可这个理论,是因为种种事实证明民主体系不是吃干饭的,在他们看来,有了良好的约束,政府就是个“稻草人”。他们的对错咱们不用管,因为他们处在基本纯液态体系中。

   

而我国所处的固液相变期,却完美演绎了公共选择学派的所有假说。我们的大政府构架在社会转型期,原有的集中制以及党内民主的固态约束体系大幅松动,而液态约束体系又没有建立,导致权贵一体化在自由无节制的土壤中疯狂壮大。

   

在法国,民众是“自私的人”,政府是“稻草人”。

在中国,政府是“自私的人”,民众是“稻草人”。

   

这就是老百姓近些年遇到改革“逢赌必输”,三天两头“吃错药”的根本原因。

那么如何解决?也很简单,让老百姓变成“自私的人”,把政府逼回“稻草人”。所以解药就是“人民的人大”,由老百姓选的,能监督这些“自私的人”的人大。

   

继胖子的良药是我们的毒药这一重大发现后,我们再次省悟,胖子的毒药居然也是我们的良药。

这就是边界对定义的伟大意义。

   

如果哪天一早,我们发现我国的公务人员也用游行的方式争取维护自己的利益了,那将说明人大终于见效了,政府减肥成功了,我们自私了,他们稻草了。

   

四、退休时间的选择权

   

咱们有个传统相声:“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来了,该走的还没走,不该走的又走了”。

退休,就是这个道理。有人想退,有人不想退。想退的人家不让你退,不想退的人家偏让你退。

   

退休选择权是个三方博弈问题:政府、企业、个人。

政府的利益冲动是希望老人晚退休,多交五年税,少花国家五年社保,这是个傻子都算得清的帐。

至于企业,国家没好政策的情况下,肯定有冲动把不中用的老人轰走,有那个钱多请两个便宜的年轻能干的多好?

到了个人,就五花八门了。在法国,甚至为“保障劳动的权利”,或者为“保障退休的权利”,都分别有人把政府和企业告上了法庭。

   

选择权在企业手里,他们会寻觅付出成本最低的方案。选择权在员工手里,却肯定会逼迫企业谨慎签约,导致失业率上升,对整个经济运行也是长期弊端。这其中的悖论和年初的《劳动合同法》有类似之处。

这里一定要注意,以民生为最终目标,和将民生问题表面化,泛道德化,会有截然不同的答案。企业既然是博弈的一份子,如果最后让企业彻底无利可图,最终将导致整个生物链的垮塌。所谓合作博弈,一定是博弈各方的非最优解,但对整个博弈却是最优解。也就是说讨价还价时,过犹不及。

   

法国的03年改革是个烂尾工程。在退休选择权上,既规定了“60岁以上的劳动者有权自由选择退休时间”,又“同时保留了雇主自由解雇60岁至65岁职员的权利”,基本是个22条军规。最后终于被企业主们琢磨出空子,用“指定退休”变相解雇员工。后来虽又有改动,但到目前为止,这个博弈平衡还没有达成。

   

相比而言,日本抑制了政府利益,以国家财政补贴的形式,鼓励企业聘用老员工,这项政策则盘活了各个经济要素。但其劳动力短缺的边界条件又与法国不同。

   

至于中国,我只想分析一个受忽视人群:

1、在此,我谨希望经济界、社科界人士秉持科学精神,不要用“农民工”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词汇掩盖失地问题的真相。有地的农民工可以叫农民工。无地的农民工,就绝对是潜在的流民阶层。“有地农民工≠失地农民工=潜在流民”,这是中国的历史诅咒。在这个高危问题上玩文字游戏、数字游戏,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会愧对列祖列宗。

2、在谈论他们的退休问题之前,请先将“潜在城乡流民阶层”定位为城乡二元之外的第三元人群。请设计最可行的基本保障体系,以及他们的住房体系。哪怕只是贫民区,有了家才不至于沦为流民。

3、中国的低端生产比重大,血汗工厂具备很强的可替代性。政府没有保护他们的利益驱动,企业却有辞退老员工的种种冲动。这些“非洲难民”才是我们与其他国家退休制度最大的区别与要害。

(详见:《二次土改不能以牺牲“城乡流民阶层”为代价》)

   

五、毕业即失业

   

我承认日本在进入老龄化后,年轻劳动力是稀缺的。但是我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仍以法国为例,其延长退休时间,主要的动力还是社保压力。因此,牺牲了年轻人就业,逼迫他们继续滞留校园。曾有法国学生给我算过笔帐,政府延长一位老人退休的收益等于为五个年轻人付出的补贴(房补,通过大学平均到学生的补贴等)。我不敢保证此数据的准确性,不过养年轻人肯定是划算的。相比中国而言,法国对年轻人的补贴实在太慷慨了。

   

在此,我想请教专家们一个问题:如果到时候经济不景气,政府保就业是保小还是保老?如果保老,那么年轻人的分流如何解决?学校深造?军队扩编?当村官?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拿出退休方案的时候,这些答案也应该一并拿出,才能让大家安心。信息公开,才是稳定的真谛。

   

当年我曾咨询过法国人一个问题,没人给出答案,今天也想一并请教:

如果年轻人晚五年才工作,那么他们总的工作时间缩短了,他们上缴的社保金理论上还是补不足原有的窟窿。那么到时候,是该提高他们的税金,还是把他们的退休期限再延长到七十岁?

   

0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埃德蒙·费尔普斯曾指出:“法国必须改变现有的经济模式,如果人们只考虑退休、医疗等福利,法国的年轻人才就只能去硅谷或伦敦寻找发展机会了。”

我一直怀疑他讲的除了创业之外,也是预见到年轻学生一辈的某种可怕未来。

   

法国年轻人自然能去闯荡“硅谷或伦敦”,我们的年轻人呢?

   

六、拒绝长胖

   

我自己都觉得这是有点玄幻的一节,但是正如我前面所有的苛责,都只是为了明晰我们可能的苦难,为了寻找更符合中国现实约束条件的解决方案,我的毒舌之后却是希望之心。

我希望我们的改革能够顺利推进,人民的人大能够健全民主集中制,合作博弈的大环境能够清理今日之阴霾。有了这大大的奢望,我才能杞人忧天地考虑:当社会保障制度摆脱“非洲难民”境况后的选择。

   

我在另一文中曾慷慨陈词:民生,只有民生,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这句话同样是有前提的。在现阶段,维护民众蓬勃的消极自由的崛起这个时期,民生是保障性的个人基本权利的集合。所以他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但当摆脱这个温饱阶段,民生也好,消极自由也罢,就不能再进一步滥用。

中国严酷的约束条件明摆在那里,民生只能按古时施粥的法则:插筷子不倒。再多一步,就反倒有人会被饿死,陷入不可持续发展的另一怪圈。

   

欧洲就是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过程中,过于乐观,福利彩头被政客挥霍邀买人心。而当经济放缓时,一切都为时已晚。这种不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保障体系,肥胖症,正是液态化后的通病。当民生成为另一面所向无敌的道德大旗,他就会走到初衷的反面,成为另一种威权,阻碍经济的正常流动,并最终导致崩溃。

民主天生就无法在第一时间挽救肥胖症,甚至由于其选票系统,反倒会加速肥胖症的形成,直到碰到法国这样的福利天花板才学到教训。每个体制都有弱点,都有边界。民主更是毛病多多(当然大趋势仍是固态向液态转变)。所以我们千万要从别人的跟头中吸取教训,用更多的历史感悟拒绝诱惑。

   

对比各类成功模式,中国未来较好的方略,就是将福利分为法定福利与浮动红利。法律承诺的福利上涨,一定要按远期即使遇到经济滑坡也可支付的保守策略龟行。而在国家经济再次高速增长时,只将浮动红利以年息方式发放,也就是澳门、香港近年的模式,赚多了就多分,赚少了就少分,一年一结。

   

瘦,不是健康,胖,不是健康。

保障民生社会,拒绝福利社会。

   

   

欧洲胖子与非洲难民:退休改革的悖论与陷阱

http://www.bullog.cn/blogs/gungun/archives/206417.aspx

二次土改不能以牺牲“城乡流民阶层”为代价

http://www.bullog.cn/blogs/gungun/archives/190871.aspx

从薄熙来、俞正声谈起——政策变了

http://www.bullog.cn/blogs/gungun/archives/204892.aspx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