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逞口舌之快者懦夫

余躱 · 2019-09-09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逝世43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骂毛的人群分两类:高人恨毛者和底层骂毛者;骂毛的实质两方面:卑鄙和智商欠费

  骂毛铺天盖地,已成时髦。动嘴的时候,你用脑了吗?

  骂毛,和骂娘、骂老天属于同一个一个层面。从心理上说,骂毛者把毛等同于“娘”和“老天”,认为毛应该给他们安排妥当任何东西。

  我们把骂毛的人群细化为两类:高人恨毛者和底层骂毛者。

  恨毛的高人们认为,我们跟着你,你必须保证我们吃香喝辣、作威作福,然而并没有;底层骂毛者认为,我们拥护你,你就得保护我们不被作威作福,任意鱼肉,然而并没有。

  高人骂毛者和底层骂毛者,虽然立场完全对立,但是不妨碍他们拥有共同的爱好:骂毛。他们一个卑鄙,一个大傻逼。

  为什么底层骂毛者是大傻逼而不是傻逼呢?因为他们自觉自己不傻还很小聪明。他去骂一个村长镇长,拘留十天起步,弄不好以寻衅滋事判刑二年,这是有例可循的;而骂毛,没事,而且看上去自己很牛逼,既安全还觉得赚了不少小便宜,喜滋滋。

  但是这些蠢货不明白,这么一骂,高人恨毛者名正言顺的说:“看看,既然大家都骂毛,说明毛那一套不好,说明不必有民主平等,说明人民不必有当家做主的权利。”底层骂毛者骂得越欢快,高人恨毛者睡得越香,底层骂毛者的生活越悲催。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看到:骂毛的实质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卑鄙,二是智商欠费。

  嘉靖时代的不会蠢到整天骂朱元璋,安史之乱中也没人整天骂李渊,春秋战国时代更不会翻周武王的陈账,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人,张口闭口骂毛实在让人嗤之以鼻。底层骂毛者的本质,是自己的懦弱不足以对抗任何微弱的邪恶,转而寻求骂娘、骂老天和骂毛,寻求自己阿Q式的精神安慰。

  神也不能包你一生。底层骂毛者有一件事必须觉醒:你受到的不公正不平等待遇,是你自己的懦弱造成的。毛不可能给你安排好一切,但他早已给你指过你通向你昂首站立的路;而你用你喋喋不休的嘴,用你卑劣的灵魂,亲手葬送了自己。该醒醒。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2.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3. 悼念洪涛同志
  4.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7.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8.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9.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10.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修订版)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