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孙锡良:洋货运动与明治维新(奴性与狼性)

孙锡良 · 2020-10-11 · 来源:孙锡良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洋务运动错就错在卖身于洋人。清朝的洋务运动,本质上讲,绝对应该称为“洋货运动”,因为它的结果不只是战争的失败,而是它的所谓洋务产业一直到二战结束时都未能给中华民族撑腰,中国人,不是被洋货打,就是依靠洋货打,一切货都离不开个“洋”字。

  洋货运动与明治维新(奴性与狼性)

  1895年正月,日本海军司令官伊东祐亨中将用一篇可载入教材的“劝降书”为中日战争作结,文情并茂,软硬兼施,引经据典,至威至感。伊东有曰:大厦之将倾,岂一人所能支。

  丁汝昌的投降书,自然不能出彩,败军之将,有何心思行文立意?且摘几句:……今因欲保生灵,愿停战事,将在岛现有之船及刘公岛并炮台军械献与贵国,只求勿伤害水陆中西官员兵勇民人等命,并许其出岛归乡,是所切望……

  惊天一战,既宣告了中国洋务运动的破产,又宣告了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

  如果我们仅仅只看战争的结局,当然也不全合理,因为日本也为自己的成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如果再把视野扩展到一百年的观察期,我们必须承认,中国为失败所付出的代价冠绝古今,其负面影响之持久无法估量,一战,二战,都不是结束,未来还将延续。

  一百年的被欺凌,列强在中国人脸上刻下了一个烙印——华人可辱

  中国学者研究了一百多年的洋务运动,越研究,越出“奇迹”,过去还能反省些不足,如今尽剩下美化言辞,好像今日中国的现状乃洋务运动所结果,一百年的将亡之痛,在某些洋奴的眼中,那都只是历史的“故事”。

  撇开微观的历史细节,我对洋务运动失败的最直接总结是:洋务运动的本质是“洋货运动”,它没有带来真正的洋务和洋技,只带来了洋人,只带来了洋货,“洋务”的内涵是“洋人来务”,不是中国人的任务。

  洋务运动

  ●★●洋务运动的推动因素

  1856年-1860年间,英法两国在美国的帮助及参与下,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进一步扩大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取得的权利。此时的清朝,集中力量镇压太平天国,遭遇外战失败是历史必然,北京条约和天津条约不得不继续卖国求和。

  除条约的权利之外,侵略者取得的最大成就是:驯服了清朝统治阶层

  就清朝而言,除对外失败之外,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利益”:满清统治者与洋人化敌为友,利用洋枪洋炮镇压了农民起义军。用满人的话讲,农民起义是“心腹之害”,而洋人的侵略不过是“肘腋之扰”,两害相较取其轻,“以毒攻毒”便是洋务运动的政治首选。(摘自《洋务运动》第9页)

  ●★●洋务运动的始点

  1861年,清政府决定成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又称总署或译署。

  1862年,又在总理衙门下面设立了同文馆,挑选八旗十三四岁儿童进馆学习外文,英国人赫德是帝国海关和中国政府依托顾问,乃同文馆的鼓动者,他从海关拿钱,并任命美国传教士丁韦良做校长,同文馆在丁韦良控制下前后达30年之久。随后,两广总督瑞麟在广东设同文馆,江苏巡抚李鸿章在上海设广方言馆,宏闳等30人成为首批留美学生。(摘自维纳克《远东近代史》第68页和《洋务运动》第13页)

  ●★●师夷智以造炮制船

  所谓师夷智,就是请洋人来帮助推动洋务运动,主要方式有以下几种:

  其一,直接武装干涉。英国的常胜军,法国的洋枪队,运用新武器,在争城夺地的战斗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宁波,常熟,昆山,富阳,等,都是在洋军直接援助下打败太平军。(摘自《洋务运动》第14页)

  其二,洋军帮助清政府训练军队。执枪,用炮,战术练兵,阵式排练,都由英法教官担当,1865年用半年时间训练了1200多名清军,这批清军后来都成了李鸿章淮军的精锐。

  其三,出售洋枪洋炮和船只。直接给清军洋枪洋炮,用船只帮助清军运送队伍,1861年,英国派出8艘轮船帮助淮军运送7000多人到上海,然后高价向淮军贩卖枪炮,由赫德安排,清军向英国购买炮船,还聘英海军大尉阿思本作司令。(摘自《筹办夷务始末》第四卷第25页)

  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的军队,在洋人的帮助下,于1864年打败了坚持14年之久的太平天国革命军。这次胜利,给了洋务派极大的信心和资本,他们敢于喊出:资夷力以济运,得纡一时之忧,将来师夷智以造炮制船,尤可期永远之利。

  三位清末重臣的分歧也随胜利而公开化,李鸿章讽刺曾国荃(曾国藩之弟)劫掠南京:无屋无人无钱,管葛居此,亦当束手,沅翁(曾国荃)百战坚苦而得此地,乃至妇孺怨诅。而左宗棠讽刺李鸿章则是:李瀚章(李鸿章之兄)一门,遭际圣时,以功名显,其亲党交游,能自树立,文员监司以上,武职自提镇以下,实不乏人,惟勋伐既高,依附者众,当时随从立功,身致富贵者又各有其亲友,展转依附,实繁有徒。(摘自《李文正公全集》第6卷第34页)

  ●★●洋务派的对外政策

  洋务运动的主动权掌握在奕訢和李鸿章手上,对外政策权也掌握在他们二人手上。在对待洋人的问题上,主要有几种主导性的思想认知:李鸿章认为“中国无法战胜洋军”(不是短期,是长期);光绪的本生父亲奕環认为“我国之兵,为防家贼,非为御外侮”;军机大臣刚毅认为“我家之产业,宁可赠之于朋友,而必不畀家奴”。(摘自《洋务运动》第32页)

  三个人的对外政策思想逻辑都是“宁卖不战”,比如说日本侵占琉球一事,李鸿章对朝廷的建言是:琉球是孤悬海外的黑子弹丸之地,与国家安危无关,不惜把它含糊送掉。在这之前,美国调停人曾劝清政府与日本瓜分琉球,清政府未曾答应。(摘自摩尔斯《远东国际关系史》第334页)

  洋务运动的对外政策中,我们必须牢牢把握“洋员”两个字,凡涉洋制造、洋贸易和洋合作,无论是清政府事业,还是合办事业,都必须有“洋员”主导,所有的“洋员”都具有双重人格,一方面是洋人,背后都是帝国主义,一方面又是清朝雇请的办事人员,可以直接参与中国政治,在任用督抚问题上,清政府还无耻地去征求赫德的意见。(胡绳《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第43页)

  在控制军事方面,资本主义列强利用中国的洋务运动,实现了“让清朝军事力量只能镇压中国人民、不能抵抗外国侵略的水平上面”。它们的手段主要有两个:一是向中国出售过时的武器弹药,一是控制由洋人主导的中国办军火炮船制造业。

  英国历史学家季南曾写道:“对英国来说,最为重要的事情在于支配中国的军事力量,特别是它的舰队。”1880年,李鸿章授权赫德,中国海军聘请英国军官一事可由赫德代办,但赫德并不满足,他接着劝告李鸿章:这种方式应当同时运用于陆军。(摘自季南《1880-1885年间英国在华的外交》第213-215页)

  总而言之,满清洋务运动的一个鲜明特色是:洋人主导,洋人控制,以洋货为洋人获利,内政,外交,海关,军事,均是洋人世界。1884年,英法德美等国在中国有451个商行,银行业主要有汇丰、麦加利、丽如和德华等,其中汇丰银行势力最大,掌管着中国海关收入特权,由部税务司赫德定夺。

  ●★●外国军火厂的甜蜜时期

  洋务运动,它的始点就是购买洋枪洋炮和洋船,英法德是三大卖主。阿摩士庄和克虏伯等军火厂是阔绰主顾。清政府突出一个“”字。李鸿章向德国定购的定远和镇远两舰即花掉300万两白银,而左宗棠的福州船政局五年经费也才300万两白银。

  因为不懂技术和规则,买的过程浪费巨大,不仅陈旧货多,而且坏货也多,李鸿章的北洋水师,大沽炮台,第一次试炮时,李鸿章现场观演,结果炮台爆炸,李被吓个半死,第二次试炮演习,他拒绝再到现场。(摘自包尔格《马格里传》第241页)

  ●★●洋务运动的主要阶段

  三个主要阶段:军事工业阶段;围绕军工业配套的其它工业阶段;北洋海军成军和重工业阶段。

  企业的四种类型:官办;官督民办;官商合办;商办。

  第一阶段:军工企业

  

  购买机器。曾国藩购买美国机器,左宗棠依赖法国人日意格和德克碑,都是请洋人代造。李鸿章的苏州炮局主要依赖英国人马格里。

  左宗棠办了福州船政局,李鸿章办了江南制造局、金陵机器局和天津机器局。

  江南制造局。招募的是英法兵匠,最初计划以造船为主,后来由于清政府需要镇压人民,就改造枪炮,造英、法、美式兵枪、马枪等。从1868年始,江南制造局城南分厂可以造小船,都是外国人按照外国的图纸生产,部分是出钱购买英国的图纸,除船壳外,船内的机器多是外国的旧机器,与其说是生产,倒不如说是仿制。光是仿制还不行,还必须附带购买洋枪洋炮的任务。

  金陵机器局。李鸿章任命英国人马格里主办的一个军工厂,前身就是苏州炮局。这个兵工厂主要任务是生产火药和大炮,因为马格里是一个帝国主义阴谋家,金陵机器局为大沽炮台制造的炮很多是废炮,1875年,因为多次试炮无用,李鸿章不得不撤去马格里职务。(摘自包耳格《马格里传》第250页)

  福州船政局。主要依赖法国洋枪队将领德克碑和税务司法人日意格,他们建议轮机向西洋购买,用法国图纸造船,由法国人代为监制。为了更好地利用洋技术,还开设了洋学堂,有洋文学洋师,主要教英法两国语言。在五年中,该局制造了大轮船11只,小轮船5只,大轮船150匹马力,小轮船80匹马力,均照洋兵船式样。

  后来,福州船政局造的船被李鸿章查出用的是旧轮机,于是指责左宗棠造船失败,要求直接购买洋舰,并且只能由朝廷包办,实质上当然是由他包办。

  天津机器局。先是由清朝贵族崇厚创办,后由李鸿章接管。该机器局的总管是美国驻津领事英人密妥士,购买机器制造火药。李鸿章接手后,募来香港等地洋工匠,大肆整顿,扩大规模,制造洋火药、洋枪炮、洋水雷和各种制式洋子弹。如同江南制造局一样,天津机器局除制造弹药以外,还有购买洋枪洋炮的任务。

  综合看来,四大军事工业,表面上是中国人创办,实际上是洋人主导,任用洋匠过多,几乎所有原料都来自外洋,炮船子弹制式效仿洋式,实事求是地说,它们都只能算是装配厂,或者说是外国军工厂的附庸。

  洋务运动中诞生的企业有三个特点:规模上还算大,实际上是空中楼阁,只要外国侵略者一天不支持,武器都造不出来;二是落后的产品只能用于内部镇压,而不能抵御外寇;三是无法维修自己所造船舶,只能送到洋厂维修。(摘自《洋务运动》第82页-85页)

  第二阶段:与军事工业配套的工业。

  

  轮船招商局。1872年,轮船招商局成立,5年中添置轮船9只,1877年,又花222万两白银收买了美商洋行的破旧轮船18只,旧轮愈增,耗费愈增,在与洋船行竞争时每每落败,尤其是外洋运输中,曾派船到日本、吕宋、新加坡等地,但不久即告停顿。招商局本身没办好,但招商局的官僚们都发了财,公款日亏,私囊日充。

  开平矿务局。这是一家开采煤矿的企业。帝国主义列强不愿意中国自己采铁矿,但不反对中国开采煤矿,因为它们觉得把煤矿从外国运过来资费不少,不如在中国取,而铁则是重要制造机器的资源,必须控制。煤矿聘任的矿师是英人哈德森,购买机器,英人巴顿主持钻探。中国其它地方还有聘请日本工程师试行新法开采,但这些日本工程师并不是真正的采煤工程师,开办极不顺利。后来,赫德又从英国请来矿师哥师登及洋匠3名来华办厂,用西法探测阮家山、窝子沟等四十余座煤矿,勘测大冶、武昌等铁矿。

  天津电报总局。创办电报的意见,最初系由沈葆桢提出,后由光绪批准,指定李鸿章在天津试设,试设成功后,再在各地设分局。建设电报,必须架设电线和大量器材,全部购自外洋,主要由英国大东电报公司和丹麦大北电报公司两家垄断,中国的电报事业完全被它们掌握,所有筹办商军要事,调兵机密消息,都完全泄露,清朝的一举一动,都被洋人了如指掌。(摘自《洋务运动》第102-103页)

  兰州机器制呢局。这是由左宗堂开办的一家制造毛制品的工业,主持者是德国人石德洛末、李德、满德、米海利和福克等人。后因成本太高而倒闭。

  上海机器制布局。1878年,上海候补道彭某禀请李鸿章、沈葆桢,准备购买英国机器和聘请英国匠人,在上海成立机器棉纺制厂,获批。1880年,由美国技师单科负责主持选订机器和规划厂房,先订200台,以后再补充。该机器局最初由彭某筹办,但李鸿章派来郑观应经手,从此便将“彭某”隐去,机器局便为李鸿章所控制。1883年后,郑观应离去,李又派龚寿国兄弟、盛宣怀和经元善等人经营。1893年,清花厂起火,适值狂风,厂货俱焚,全厂房屋及货具大部分烧成灰烬。

  这个阶段,仍然是官僚办企业,不懂业务,更不愿意设法培植中国人才,一切依赖外人,船主司机都是洋人,洋人在华,非赌博嫖娼,即酗酒躲懒。中国开矿,未尝不请矿师,惜来者多是南郭先生,名为矿师,实无本领,夸张诡作,愚弄华人。电报业,完全掌握在洋人手里,凡各地密电至京,无不消息外布。即使如此,洋务派官僚仍然强调“综理一切,统用西人,绝不思教养华人。”如此经营企业,还妄图自强求富,无异于痴人说梦。(摘自陈炽《庸书》外编卷下第247页)

  第三阶段:北洋海军与冶炼厂

  

  前两个阶段经历了25年,清朝有志之士批评洋务派粉饰太平,苟且偷安,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1885年,中法战争的失败使洋务运动遭到了声讨(其实,中国并未失败,是李鸿章主动认败),投降卖国政策已经破产。海军方面,福州船政局的十几艘船完全沉毁,陆军方面,淮军都是配有洋枪洋炮的部队,自强,最后变成了投降。购买和仿制洋炮洋船,而不修明内政,直是“全无心肝”。

  此时,李鸿章强调,水师还未练成,船舰尚须添置,不得不“含忍议款”。李鸿章下定决心全力先从北洋精练水师一技,要向外国侵略者购买更多的船只大炮,要购来一支强大的海军,不再打算自己造炮制船。此时的湖北,张之洞开始建设湖北炼铁厂和湖北织布局。

  天津铁路公司。李鸿章主导,由他任命伍廷芳主持其事,负责财务,以金达为技师,官督商办。(摘自肯特《中国铁路企业》第30页)

  洋务运动时期中,洋务派建筑的铁路总计里程接近400公里。建筑技师差不多都是英国人,所要重要器材也差不多都是从英国输入。1884年,英国国会议员约翰奔德致英国外交部的信中说:“对英国说来,中国修建铁路具有最大的重要性,对我们的钢铁业来说,对我们的机器制造业来说,都给予了出路。”(摘自季南《1880-1885年间英国在华的外交》第266-267页)

  北洋海军成军。1888年,北洋舰队建成,在整个洋务运动中,建设这支舰队是为时最久用钱最多的,它的船只几乎都是向外国购买得来的,而船只的价格比起枪炮来却要贵得多,在赫德推荐下,1879年,从英国购买的8只蚊船性能低劣,完全是一个骗局。后陆续改从德国购买铁甲船。国内修建船坞,李鸿章介绍法国人德威尼包办。

  北洋海军的阵容如下:

  主战舰队:定远,镇远,经远,来远。

  防守舰队:致远,靖远,济远,平远,超勇,扬威,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

  练习舰队:康济,威远。

  补助舰:泰安,镇海,操江,湄云。

  上述22只舰,17只全部外购,5只来源于德国,12只来源于英国,另5只为外购构件国内拼凑而成。在这22只舰中,有9只为铁甲快船。

  船舰为外国所买,北洋海军不得不延出洋教练,也就是说,洋教练实际上掌握了中国海军的全权(在甲午海战中,每条舰上都有三名左右的洋人指导)。外国侵略者为了控制中国海军,首先从争夺教练的席位着手,赫德一方面揽炮船的购买,一面又企图控制中国海军。李鸿章认为:不免揽权,而欲令其办事,似不能不稍假以权。最后,清政府重臣均认为,赫德既控利权,又执兵柄,其结果是总理衙门和南北洋都将为他牵制,赫德没有达到目的。(摘自《洋务运动》第143页)

  北洋海军在英德势力的控制下,各种教习均任用两国洋员琅威理任北洋海军副统领和总教习达四年多之久。1891年,李鸿章第一次检阅海军,他在《巡阅海军竣事折》中写道:“…..海军频年训练,远涉重洋,并能经受风涛,熟精技艺,陆路各军,勤苦工操,经久不懈…..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可摇之势。”

  1894年5月,李鸿章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检阅海军,规模比上一次更大,一路之上,要塞,学校,铁路,船坞,军舰,礼炮齐呜,龙旗招展,向他致敬。他觉得自己的舰队已经可以“先声夺人”和“聊壮声威”了,于是向朝廷申请嘉奖北洋海军。(摘自《洋务运动》第145页)

  湖北炼铁厂。张之洞创立,既可以炼铁,还可以铸造山炮。熔铁炉购于英国,枪炮厂的机器自德国购得,其它设备多从英国购得。该炼铁厂也是雇用大批洋匠为指导,主要的有英国人亨纳利贺伯生及比利时人白乃富等。洋教习,矿师,工师各匠,择其不可少者招募28人,托欧洲著名之郭格里大铁厂代雇。张之洞最后还吸收淮系盛宣怀,同他兼办铁路。

  洋务运动的第三阶段,既是高潮阶段,也是破产阶段。赫德曾说:“我为英国控制中国海军而奋斗了25年。”

  ●★●洋务运动的结果

  新开办企业数。从1872年始,到1894年,共开办企业厂矿数为54家。

  进出口变化。1871年,清朝的进出口数为:出口66853千海关两,进口70103千海关两。1894年,出口为128105千海关两,进口为162103千海关两。

  资本主义萌芽已经出现,近代工业开始出现,但这时的工业机器自主性极差,绝大多数掌握在洋人手上。

  标志性失败——甲午战争。

  

  北洋陆军自牙山开始溃败,再失平壤,让战火烧至中国境内,九连城再溃败,放弃大连湾,跟着牛庄、营口相继失守,一发而不可收拾,东北和胶东半岛尽被日本蹂躏。

  海军方面,9月8日,大东沟之战,失船4艘,北洋海军只是比日本损失稍大,并非大败。但李鸿章此时命令北洋海军停在刘公岛藏匿不出,被动挨打,导致主力战舰被水陆夹攻而毁,丁汝昌被迫投降并服药自杀,残余军舰全送给了日军。李鸿章及其同僚,即使到了将亡时刻,还在坚信“日虽竭力预备战守,我不先与战,彼谅不动手,此万国公例,谁先开战,即谁理诎,切记勿忘,汝勿性急。”有如此愚昧迂腐的重臣,何人能救中华?

  李鸿章对甲午战争的责任主要有:一误于望和,二误于待,三误于求和。(摘自洪弃父《中东战纪》第1页)

  胡思敬在《戊戌履霜录》中讲: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朝政府认为“鸿章夙望,边事悉以委之”,甲午之战,用叶志超、丁汝昌诸人,辱国丧师,为诸夷笑。由是谈洋务者,渐为世人所诟病。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不论在军事、经济、政治各方面,都在全国人民面前宣告了洋务运动的彻底破产。

  洋务运动的破产,甲午战争的赔款割地,影响只是第一阶段,其后几十年,中国工业和军工产业继续是延着这个错误的道路前进,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所有的大国中,有且仅有中国不能依靠自己保护自己,中国民生工业不能为战争提供援助,中国军工企业不能为战争提供可与敌人抗衡的武器,直至二战结束,中国所有的先进武器和机器制造业都来源于外国。

  综合性总结:直接买洋货,请洋人造洋货,洋人决定中国洋货水准,中国军队被洋人训练,军火和舰船由洋货所控制,无一洋事,中国有独立自主能力,与其说是“洋务运动”,不如说是“洋货运动”。

  明治维新

  明治维新的起点和终点,日本国内并没有统一说法,有人以“黑船来航”为起点,有人以资本制造为起点,有人以开国为起点,比较多的说法是1868年为起点。终点的分歧就更大,有人以中日甲午战争为终点,因为那标志着日本的霸权时代来临,有人以日俄战争为终点,认为那才是日本成为世界强国的标志。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日本的明治维新实现了民族自立。

  1842年,日本得知英国对中国取得最后胜利,政府立即撤销了1825年公布的驱逐外国船的指令,避免与外国发生冲突,同时加强军事准备,以便抵制外夷。

  1844年,美国两军舰来到浦贺,要求通商,幕府拒绝。1852年,美国东印度舰队再次出现在日本海面,要求日本开国。1854年,日美亲善条约《神奈川条约》正式签订,这是日本开国的第一步。随后,日本与英、荷、俄、法都缔结了通商条约。在日本看来,通商条约是治外法权、关税缺乏自主的不平等条约,基调都是以武力相威胁。幕府政权逐渐解体。(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07页-126页)

  开国以后,日本有两个方面的表现:一是幕府被推翻,二是富国强兵成为主流意识。

  为了实现目标,日本采取的是“自上而下的资本主义化”,与近代化政策并行的是向世界宣扬“国威”,对朝鲜和中国表示侵略意图。西乡隆盛,大隈重信,大久保利通,山县有朋等日本精英均把目标指向中朝,山县有朋友著《邻邦兵备略》确立了对中国进行战争的宣言,一大批“国权扩张论者”主导维新思想。顺利将琉球设县是标志性成果,日本不只是对琉球实现废藩置县成功,中国还为此支付了50万两白银。(摘自《日本近代史》第119页)

  注:这与中国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等重臣的“投降洋务运动”是截然相反的定位,日本精英在受辱中变得顽强且具有侵略性,而中国精英则在受辱中把自己变成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1889年(明治二十二年),日本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和皇室典范,天皇被确定为国民应该绝对服从的精神上和道德上的权威,从而建立了天皇制国家。甲午战争的胜利,鼓舞了日本成为“亚洲宪兵”和“东洋盟主”的信心,鼓舞了日本搭上世界列强“最后一席”的信心,它让日本下定决心参与到瓜分世界利益的进程中。(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28页-132页,第187页)

  对外扩张,在日本维新人士看来,还有“失之欧洲,取之亚洲”的思想,不敢报复欧洲,只能从亚洲邻国身上试刀,以转移国内封建反动政府的视线。(摘自《日本近代史》第117页)

  明治维新过程资本主义的确定(“自立化”是关键词)

  日本的工业革命,首先是军事工业的革命,它的基调是:军事生产自立化。到日俄战争以后,日本陆海军工厂的水平大致达到了世界技术水平。(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33页)

  其它工业方面,为解决军需问题,日本创立了八幡制铁所,逐年提高钢铁自给率,钢铁业的发展,又促进了造船业和机器业的发展,还加强了军需工业和军事工业的结合,制造军舰也达到了自立化的目标。(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34页)

  日本重臣对欧洲的考察有别于满清腐臣

  

  特命全权大使,右大臣岩仓具视率领的使节团,经历一年又十个月,考察了欧洲十二个国家,为日本明治维新做了几个导向:所谓实力,只能是军事实力;必须用实力打破亚洲的野蛮,从而统治亚洲;弃亚从欧。换一个角度看,明治维新的最大特点就是构建“对外侵略性”和“对内专制性”的近代天皇制国家。(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53-154页)

  注:李鸿章也周游过欧洲,但他只得出了“中国无法战胜洋军”的结论。

  明治维新中自由民权的开展。

  

  尽管日本天皇制有对内专政的特点,但日本的明治维新过程始终伴随着自由民权的扩散。主要有三个特点:爱国社派系政治结社的潮流;城市民权派潮流;在乡民权派潮流。自由党建立,并且可以严厉批评政府。

  明治维新中的日本工业革命概述

  为了排除列强的干涉,迅速地完成工业革命,必须建立独立的国民经济,需要国家强有力的介入。(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87页)

  纤维工业,迅速达到了国际化水平,岩崎,三井,住友,等财阀实力强劲。

  重工业,尤其是军火工业,在较短时间内达到了欧美的技术水平,1880年,枪支大炮大体能自给,1905年时,军舰建造技术已经达到世界水平,“武器自给”是至高无上的使命。摘自大石嘉一郎《日本近代史纲要》第193页

  矿业方面,三菱,三井,住友,等财阀,已经在矿山中基本实现了机械化运输,研制精炼炉和理工化学,慢慢可以自建熔炉。

  工业革命的结果是诞生了一大批极具独立性的财阀,主要有三井,三菱,住友,安田,浅野,藤田,久原,古河,大仓,川崎,石川,田中,铃木,等等。这些有超强实力的企业,开始从欧洲进口,到后来可以自制机床,再到后来可以独立制造各类工业商品。

  1870年始,明治政府一面聘请外国技术人员,另一方面抓紧时间自己的高级技术人才,发放大量“创业基金”和“劝业基金”,殖兴产业发展资本主义。另外,日本政府也创办国营企业,例如东京炮兵工厂,成立横须贺海军工厂,1880年的时候,就可以完全无需外籍技术人员而独立建造军舰。大阪炮兵厂,不但生产武器,还可以独立的生产机床、齿轮和其它机械用具,还能生产发动机,还能生产农业机械和桥梁机械。这些国营工厂,最后都以极低的价格送给了财阀。(摘自《日本近代史》第151-153页)

  两条道路的对比

  长期封建下的中国和日本,都曾是现代科技的盲区,“闭关锁国”这个词也并不只是适用于中国,是适用于几乎全亚洲。不过,当列强来航后,中日两强的统治者和精英阶层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尤其是从思想层面做出了不同的定位。

  综合分析,中国的洋务运动与日本的明治维新主要存在以下不同之处:

  1,面对列强,日本从害怕走向冷静,再走向直接面对,最后走向勇敢地与列强合流。而中国则不同,面对列强,先是自大,后是恐惧,再后就是投降,缺乏自强的勇气和决心。

  2,日本精英阶层能正确评估欧洲列强的实力,并找到了日本与列强的差距之所在,坚定地选择了“自立性”这个根本性要点,哪里不足补哪里,想尽办法靠自己的能力实现达到并超越列强的目标。反观中国,精英阶层坚定地认为,中国短期甚至是中期都不可能学会列强的科技和经济,消极地依赖列强“帮助”自己,在几十年的洋务运动中,没有构建一个可以独立自主的产业,连决定国家命运的军队也掌握在洋人手里。

  3,侵略并不光荣,但被侵略也不光彩。日本以狼性和侵略性来展示明治维新的成功,从法理和人性上看,当然并不光荣。但是,被人持续侵略一百年,被动挨打一百年,很光彩吗?我看也不光彩。

  一艘“黑船来航”就能将日本打醒,至少证明日本人自强的道路选择正确。

  两次鸦片战争,一次台湾战争,一次甲午战争,一次八国联军战争,都未能将中国打醒,这就必然导致后面持续几十的被动挨打。在丛林世界,对错并没有绝对标尺,挨一次打不算可悲,挨几年打也还能狡辩,挨一百年打,那就是精神和躯体都出问题了。

  我反反复复地强调日本的“自立性选择”,无非是想强调一个核心问题——洋务运动错就错在卖身于洋人。清朝的洋务运动,本质上讲,绝对应该称为“洋货运动”,因为它的结果不只是战争的失败,而是它的所谓洋务产业一直到二战结束时都未能给中华民族撑腰,中国人,不是被洋货打,就是依靠洋货打,一切货都离不开个“洋”字。

  历史不远,现实很近,未来就来,谁是什么货,谁需要什么货,全世界都是清楚的。

  货,不是侵略的资本,但没有货,就会成为被侵略的对象。

  一个大国,未必样样自主,确须核心自主。

  写于2020年10月11日星期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毛泽东的神预言:四方面军南下是错误的,早晚还是要到西北来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