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这或许才是今年对毛主席更好的纪念方式

子午 · 2020-09-07 · 来源:子夜呐喊
毛主席逝世44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917年10月,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读书的青年毛泽东,担任了校学友会总务兼教育研究部部长;尔后,毛泽东和他的学友们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所“工人夜校”。

  同学们亲自起草招生广告,主持开学仪式,兼任教员,教工人们读书、识字、写字,传授新思想,唤起工人的思想觉悟,与工人建立了深厚感情,组织工人起来进行反抗压迫的斗争。

  2007年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用戏剧化的方式再现了这一真实的历史:

  103年前的第一所“工人夜校”,让工友们明白了“工人可以顶天立地”的道理,点燃了工人阶级翻身求解放的希望之火。从此,毛泽东的命运也就与亿万受剥削、受压迫的劳动人民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1919年五四运动、1921年建党、1927年秋收起义、1931年苏维埃红色割据、1935年转战陕北、1945年抗战胜利、1949年建立新中国、1956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顺利完成,一个最广大劳动人民翻身做主人的时代真正来临。为了这一时刻,“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毛主席自己也牺牲了六位亲人。

  “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

  1965年,毛主席讲出了自己的担忧。见不得劳动人民受苦的青年毛泽东最终“被逼上梁山”,走上了革命道路;革命胜利后,毛主席最担忧的还是劳动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问题。毛主席清楚,社会主义革命事业作为前无古人的开创性事业,前进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为此,他不惜“粉身碎骨”放手一搏,要在大风大浪中去培养锻炼成千上万革命事业的后继者。

  在毛主席走后,他的担忧最终还是变成了现实——几千万工人下岗,三亿农民背井离乡,成为新时代的新工人。

  回看十年以前,《包身工》里的一幕在珠三角、长三角这些外来工集中的发达地区再现了。在这个背景之下,一批时代青年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实际行动,开始践行着毛主席对后继者的嘱托,一家家为工友服务的社工机构、公益组织涌现了出来,为广大新工人群体生存状况的改善,发挥了切实的作用。

  大浪淘沙,直到今天,还能够坚守下来的专门为工人服务的社工机构及公益组织已经是凤毛麟角。据笔者了解,广州比邻公益服务中心就是现在珠三角地区唯一一个还扎根在工业区,为工人提供服务的公益机构。

  比邻的负责人熊亚洲算起来是笔者的校友和师弟,尽管我们身处不同的地域,从事不同的行业,但因为毛主席,我们的心意却是相通的。

  惭愧的是,笔者只是在网上为工农呐喊,偶尔做些社会调查;而小熊同学自2010年从北航毕业以后,就投身服务工友的公益事业,至今坚持了整整十年时间。长期扎根工业区的熊亚洲,早已跟工友们打成了一团,陌生人很难将面前的这个瘦高个与名校高材生联系在一起。

  有人曾经问小熊,“你一个研究卫星和导弹的,为什么跑来做公益?”,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工人群体的命运,为了寻找更多志同道合的青年一起加入到为工友服务的事业,这样的问题他回答了不下百次:

  我出生在80年代,父母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我的父亲在城市摆地摊谋生,母亲是餐厅服务员,他们在城市相识后结婚,我便成为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流动儿童”。小时候,我们家租住在本地人的一个阳台,放一张木板就是床,木板和墙壁之间不到20公分的缝隙是我们家唯一的“过道”。

  2006年的冬天 ,大学一年级,我第一次到北京五环外的打工子弟学校,看见零下十几度的北京,宿舍里没有暖气,孩子们只能靠挤在一起抱团取暖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儿时的自己。我想,我和流动儿童、外来工的“缘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大学毕业以后,在学校已经熟读马列毛著作的熊亚洲,怀揣着儿时就奠定了的阶级感情,决定好好去读读社会这本大书。于是,便放弃名校毕业后的高薪工作,在北京的一家打工子弟学校当志愿者老师。从北京的皮村出发,熊亚洲辗转于珠三角的各个工业区、城中村,最终在2016年扎根广州的一个工业区、创建了比邻。

  2016年,熊亚洲募集了几千册图书,在广州的一个工业区创办了一家面向工友的公益图书馆,给下班后的工友提供图书借阅的服务。

  “打工二代”、“流动儿童”出身的熊亚洲,深知工友们业余精神文化生活的匮乏,他创办的“比邻”依托图书馆,又相继开展了社区电影、户外徒步、音乐班、瑜伽班等活动。

  组织工友徒步

  再后来,熊亚洲发现社区的流动儿童很多,孩子们也都很喜欢来图书馆借书和看书,于是从2017年开始,“比邻”又拓展了儿童电影、流动书摊、亲子故事会、免费课后辅导等活动。

  2018年,比邻又针对工友办起了办公软件培训班、电工电子班、摄影班等公益的职业培训课程,让很多工友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然而,这两年,为工友服务的公益机构生存状况愈发困难。特别是今年,由于一些“不可抗因素”,长期资助图书馆的慈善基金会无法继续资助,工友的图书馆面临关闭的风险;如果场地租金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其他项目也会面临夭折的风险。

  这种状况之下,比邻也只好参加今年的腾讯99公益日活动,为图书室发起募捐,希望所有关注劳工命运的朋友可以一起努力,共同守护这个空间,为忙碌的外来打工朋友们,保留一份宁静和慰藉;也可以帮助他们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有这么一片空间,可以交流心声、学习知识,认识自己、认识世界,从而投身到改造自己、改造世界的事业中去。

  毛主席逝世44周年的日子就要到了。我们的同志,举行一场座谈会,写一篇文章,觉醒更多的群众,是对毛主席的一种纪念;如果能够直接参与或间接支持像比邻这样为劳动人民服务的事情,投身毛主席未竟的事业,不是对毛主席更好的纪念吗?

  其实,比邻今天为工友所做的事情,不正是一百多年钱青年毛泽东曾经做过的事情吗?

  如果你愿意支持比邻,请用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或点击链接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27774,参与捐赠,并将图片分享给朋友。

  多多转发此文,也是对事业的一种支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对这个领域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2. 三万日籍解放军这事现在可以说了
  3. 用“错误”评价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才是反智和倒退
  4. 复旦教授: 为何国家“富”了, 父亲却怀念40年前的猪肉?
  5. ​郭松民 |《红灯记》的启示
  6. 受美国制裁的这家国企老总被抓捕,究竟为什么?
  7. 为什么你会热爱毛爷爷?
  8. 不要再让无耻的“奋斗者协议”践踏劳动者的利益和尊严了!
  9. 中印边境冲突背后:原来莫迪早已埋下伏笔?
  10. 印度这回,比1962年还蠢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3.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4.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9. 毛主席对这个领域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10.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5.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6.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7.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8.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9. 左大培:说说这个“为什么”
  10.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