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王小石:破解《穹顶之下》的重重谜团

王小石 · 2015-03-04 · 来源:乌有之乡
柴静雾霾调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每一药方柴静都貌似有意向公众隐瞒了一部分真相,我来补充完整。

  从央视辞职赴美产女沉寂一年多后,柴静在2月28日向公众奉上的首部作品——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便把互联网社会搅得天翻地覆。该视频在人民网、优酷网联合首发后,从各大门户网站、新闻客户端首页煽情推荐到微博、微信公众号刷屏卖力热捧,网络舆论大咖们史无前例地联合作战把柴静作品360度全覆盖推送给网民,48小时内全网播放达到惊天的2亿人次。这是什么概念?中国总计才6亿多网民,就是说三分之一的活跃网民亲自看过视频,其他人也难免会被带入这一话题。这是何其恐怖的网络舆论动员力量,砸几千万运作网络营销都未必能达到这个效果,与媒体软文煽情的“柴静自费百万”形成了极大反差。即便不谈推广费用,区区百万元恐怕连柴静团队穿梭国内外拍摄的差旅费都不够。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制作团队对真实的制作、推广费用如此讳莫如深呢?且让我引领您解一解《穹顶之下》本身的重重谜团。

  我要申明,我非常赞同柴静女士提出的“治理雾霾刻不容缓”的主张,当然,这一主张几年来早已深入人心,而柴静作品起到了加强固化的作用,这也是难能可贵。但这并不妨碍我要质疑这部纪录片的其他内容,去挖掘那些被精致画面、堂皇专家、惊人数据所遮掩的更多真相信息。正如温克坚所说:“柴静粉丝们不要过于敏感,赞美不是唯一的姿态。真相就象洋葱,柴静剥开了第一层,自然需要有人去剥开第二层,直到直面最后简单而残酷的真相。通过这种观念对手戏,社会心理动能才会更聚焦,社会螺旋式演进才有可能。”

  柴静在纪录片中采用老罗招牌式的TED演讲风格,开篇便撂下狠话,“这是一场我与雾霾的私人恩怨”。既然如此强调私人特性,那么作为主角的柴静本人诚信度便是纪录片洋葱的第一层。

  『我不喜欢烟味儿,但看他一眼,老实人,看样子是憋狠了,我说“你抽吧”。他不好意思“还是算了”。“那你给我一根吧”我说。夏天就要来了,然后我俩开着窗,谁也不说话,一人一根中南海,都把一只手搭在窗户外头,心满意足地从晚风中的长安街开过去了。』这是柴静博客文章《不在北京买车的六个理由》的一个片段[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b0d37b0100j8uq.html ]。当然,陪司机抽一支中南海香烟,跟网传的资深烟民不是一回事。但作为公众人物,把自己抽烟写进博客里是不合适的,青年人会效仿。但柴静团队不以为意,甚至把这事包装成“亲民”的优点在《中国周刊》宣扬:“上出租车,司机师傅想抽烟。柴静讨厌烟味。但看师傅实在难受,于是伸手:给我一根吧。她以这样的方式去理解人,春风化雨。”这是什么古怪逻辑?

  柴静粉丝可能会来跟我纠缠,“你没看到柴静说不喜欢烟味吗?这正证明她不抽烟啊。”这个逻辑更可笑,抽烟已是事实,无论再怎么强调“不喜欢”的态度也改变不了。就好比一个杀人犯说一句“我不喜欢杀人”,就能无罪释放吗?而且柴静自述抽烟事实也不仅仅这一次。柴静在《看见》这本书中写到『混在他们当中,我迅速变得粗野了,车在空无一人的长安街上,他们递给我根糙烟,说抽一根能防非典。』这两次被写进文章里的抽烟事实,至少与柴静团队辟谣的“她不抽烟,或戒烟三十多年”表述自相矛盾,两者至少有一个是不真实的,而无论哪个不实,都足以让柴静的诚信度大打折扣。

  而纪录片开篇柴静暗示女儿未出生便患有良性肿瘤与孕期遭遇的雾霾有直接联系,让我对她消费孩子隐私(法律确实把病情作为重要隐私内容)感到不舒服,并不能因为柴静是母亲就有权力替年幼女儿做这个决定,她女儿长大后若获知曾被两亿人围观病情真的会不在意吗?雾霾之危害人人皆知,本就无须把孩子扯进来增强煽情效果,这一次,柴静真是大错特错了。而且,柴静说孩子的良性肿瘤与其遭遇的雾霾有直接联系也是大为可疑,科学上从来没有这样的结论,雾霾顶多是会直接刺激吸入雾霾的呼吸道系统。柴静拿这样不确证的事作为引发雾霾调查的根本原因,以可疑的煽情替代缜密的分析,无疑成为《穹顶之下》的重大硬伤,这是柴静自毁诚信度的又一败笔。《穹顶之下》的第一层洋葱皮烂斑累累,入不了菜。

  《穹顶之下》的第二层洋葱皮当属片中那些貌似详实的调查数据。这一部分也被网上的各位大神们扒得漏洞百出,不仅有选择性裁剪数据有利的展示不利的隐藏,正应了那句话“真话不全说”,而且有些数据干脆直接造假。例如,纪录片中说“轮船的耗油量占到总石油消耗的一半,完全失控。”而事实是轮船用油占燃料油的比例接近一半(47%),而燃料油占总油量消耗量的比例是6.6%,也就是说,船舶运输占石油消耗的比例是3.3%,再怎么考虑节目效果也不能把3.3%误导成一半。

  这一部分内容太多,我就不展开篇幅叙述了,推荐几篇强文供大家兼听则明。1.知乎网友逐条破解近期雾霾调查数据 指出多处错[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5_03_03_310890.shtml ] 2.数据帝简评《穹顶之下》,解析雾霾真相[http://www.hxw.org.cn/html/article/info6636.html ] 3.从《穹顶之下》的油气数据说起[http://finance.sina.com.cn/zl/energy/20150303/095921631255.shtml ]

  采用数据漏洞百出,堆积出来的调查记录片能够严谨到哪里去呢?《穹顶之下》的第二层洋葱皮更为破烂,也只能舍弃了。

  再里面第三层就是《穹顶之下》所提出的治霾方案立论了。总结一下,《穹顶之下》对于中国治理雾霾主要开了三大药方:一、减煤或洗煤,多用天然气。二、能源破垄断,还市场权力。三、工业到生活,节能以减排。那么这三大药方是柴静自己想出来的吗?或许是,但我不经意间发现,这三大药方跟NRDC(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多年来向中国政府推销的方案不谋而合。而每一药方柴静都貌似有意向公众隐瞒了一部分真相,我来补充完整。

  药方一:减煤及洗煤,天然气替代。NRDC研究员文章中提过:“煤炭是我国主要能源,是主要的二氧化碳排放源,也是主要污染源。把煤炭消费量降下来,减少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加强煤炭的清洁化和高效化的利用,都会很明显的减少二氧化碳排放。”(http://nrdc.blog.caixin.com/archives/68304 2014年2月)洗煤是一个很好的方案,应该大力在烧煤企业推广。其实减煤及洗煤这一方案也并不是新药方,中国已经开始执行。2013年环保工作进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环境保护部副部长翟青明确表示,北京、天津和河北将削减煤炭6300万吨。(http://www.mlr.gov.cn/xwdt/xwpl/201402/t20140218_1303914.htm 国土资源部)

  谁都知道天然气比煤燃烧清洁,那么能否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呢?中国能源的现实是“富煤、缺油、少气”,依靠国内开采来用天然气大规模替代煤并不现实。因此中国政府2014年跟俄罗斯签订了长期的天然气采购合同,当时还遭到了如今热捧柴静公知和媒体的大肆抨击。然而,柴静把中国天然气使用少的原因归结为“垄断,缺乏竞争”,这种说法论证不足,主要还是中国的天然气探明储量有限。东南亚多数国家四分之三电力来自煤电,使用天然气比例更低,也是因为国土资源少气所致。

  药方二:能源破垄断,还市场权力。NRDC 在中国的工作便有一项专注于市场转型领域。《穹顶之下》为了继续论证中国雾霾是因为能源领域垄断造成天然气开采不足,拿美国举例“拿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美国来说,它们有六千三百家天然气石油公司,我们有几家呢,三家。”这更加荒谬。首先,双重标准,美国六千三百家天然气石油公司是包括了大石油集团下属的区域分公司,甚至有的是单个油井一个公司,而中国也用同样标准计算的话,石油天然气起码也有几百家公司。其次,根据著名民调机构盖洛普民意调查数据,美国人最痛恨的十大行业中,垄断经营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排名最痛恨行业第一名。[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9-03/5237983.shtml]为什么柴静团队不告诉我们这个事实呢?难道打破国有垄断,还市场权力,就是为了形成更加遭人痛恨的私有垄断石油天然气行业吗?

  我认同石油天然气行业应该深化改革,开放分销和部分开采领域让民营企业进入加大竞争,促进石油行业国企提高效率和服务质量。但要提防境内外资本权贵以环保议题道德制高点切入裹挟民意以开放市场借口贱卖国有资产,搞第二波大规模的私有化运动。国有资产是全民财富,侵吞国资是最大的贪污腐败。虽然

  药方三:工业到生活,节能以减排。节能减排(碳)是NRDC在中国推进的最关键内容。而这才触及环保议题的核心——碳交易,而碳交易的本质是国际政治博弈。碳交易的理论基础是人类工业、生活排放过多的二氧化碳形成温室效应,造成全球气候变暖,而这会带来许多灾难性的问题,如北极冰山融化、海平面上升。因此世界各国要通过节能减排二氧化碳来减缓全球气候变暖恶化。这个故事很美很纯洁,但是这只是表层而非真相。真相是英法德等欧洲老牌发达工业国,由于人口规模不够以及产业转移,本国的工业经济处于停滞甚至退化的阶段,随之而来的就是经济政治话语权逐步萎缩。但欧洲并不甘心,它自己衰退了,也想限制其他工业国的发展步伐,并重回国际权力中心,因此高举环保这杆道德大旗,推动全球34个主要工业国在1997年签署《京都议定书》,把节能减排倡议形成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件。但2001年布什政府上台后,美国以《京都议定书》“会破坏美国经济竞争力,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为名宣布退出,至今也未签署。[http://tech.sina.com.cn/d/2005-02-17/0925528225.shtml ]说明美国看破了节能减排承诺是欧洲设下的圈套,不希望本国工业发展受到限制。主要工业国中也就只有美国没有签署,欧洲和中俄日都已签署。

  碳交易说白了就是每个国家制定2020年相对2005年的减排目标,达不到就交钱买别国的碳余额。一般来讲,发达国家1吨二氧化碳的减排成本是100美元以上,而在发展中国家成本才20美元左右。貌似对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有利,但事实上发展中国家由于话语权小往往要承诺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减排百分比目标。例如,欧盟承诺到2020年要比1990下降20%。美国承诺2020年比1990年减排17%的目标。而日本原来承诺2020年在2005年水平上减排25%,但因为福岛核电站事故,日本在2014年2月华沙气候谈判大会上提出2020年在2005年水平上反而还增加3.8%的排放。而与此同时,NRDC竟然提议中国把2020年的减排目标提到上限,就是比2005年减排45%。[http://nrdc.blog.caixin.com/archives/68304 2014年2月28日]

  这么明摆着欺负人的无理要求,中国政府怎肯乖乖就范?但一年后的同一天(2015年2月28日),柴静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就席卷全国了,人人热议,环保似乎瞬间成了头等大事,“私人恩怨”裹挟汹涌的民意施压,欧洲用坚船利炮逼不下来的中国承诺减排上限,恐怕就被这一部记录片轻松搞掂。恰巧,今年要签署新的气候条约。NRDC中国项目主任在2013年2月发了篇文章《中国急需一场减少和防治污染的全民环保战》,“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中国项目自2005年以来就致力于推动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环保。七十多年前毛主席领导过一场人民战争,现在我们急需另一场人民战争,一场减少和防治污染的全民环保战。”看起来倒像是今日的写照。

  这让我不得不深究NRDC的背景。据政协委员何新考证,NRDC由美国Liberal党派(就是所谓的右翼,布什家族代表的那一派),于1970年通过福特基金注资40万美金成立。目前已成为美国最大的环保产业促进组织,下携大小会员140万,净资产1亿8200万美元,是美国最大也是最有影响力的跨两党的环保界代言。

  NRDC真的受福特基金会资助?中国NRDC创始会长Richard Liu曾在演讲中说:“我们和很多大的基金会,比如像洛克斐勒基金会、洛克斐勒兄弟基金、福特基金会还有包括像克林顿基金会,我们都有非常长的历史,合作的历史他们是重要的赞助人,我们每年有很多项目是他们提供赞助的。”[http://news.hexun.com/2011-12-04/135959064.html ]

  福特基金会的背景自行百度吧,我只提一个它曾经资助的研究项目:茅于轼的天则研究所发布成果《中国应该废除18亿亩耕地红线》 ,理由是保护耕地推高了房价,而本国粮食产量不够可以到国际市场去买。

  NRDC是否赞助了柴静团队制作、推广费用无法获知,但恐怕它赞助了处方意见。因为我们在《穹顶之下》致谢名单的最后,看到了它的名字。

0027HKMfgy6QrftbB87e3&690.jpg

  虽然我人微言轻,也并非环保领域的专家学者,但是我仍想说出我的观点:环保至关重要,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子孙后代。但环保不应该走极端,应该与工业经济发展结合起来统筹安排。治理雾霾刻不容缓,但是要认知这是持久战。一要靠国家严管,包括清洁煤炭,也包括监管私有企业也达到国企的排污标准。二要靠科技发展,包括发展更安全的核电,大力利用太阳能和水力发电,并积极科研新的清洁可控替代新能源。三要靠我们理性认识环保、参与环保,多坐地铁公交高铁等公共交通工具,少开车,抵制大排量豪车的诱惑买小排量车,也是为环保做贡献。

  而国家在气候谈判大会上则要据理力争,既要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也不能一味迁就发达国家的要求承诺过高减排目标而影响了我国的经济发展崛起进程。

  此时此刻,美国驻华大使馆正在举办一场名为“空气污染与气候变化:美国经验与中国进行时”,巧合地呼应了柴静的《穹顶之下》。我只想说,山姆大叔,您还是先把《京都议定书》签了吧,然后再灌输我们美国经验和环保责任心。好吗?

  同时,我也希望柴静团队在转发来自各方的喝彩同时,也把我这篇质疑文章转发一下,然后给予正面的回应。期待!

  天上的雾霾还未散去,就别给百姓心上平添雾霾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