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雾霾、垄断与中国式“绿党”

作者:胡悠之 发布时间:2015-03-06 来源:清华求是学会 字体:   |    |  
打破石油垄断的目的是为了让私人资本进入并分沾能源暴利,这只会在石油领域造就很多类似于煤老板的石油富豪,让资本更加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工、掠夺社会财富,更加加剧中国社会的不公平,煤炭行业就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明。

  笔者与柴静是山西老乡,在我们县北边紧挨着柴静老家临汾的山区,储藏有大量的煤炭,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懂的。煤炭行业不是柴女士所批判的垄断行业,实现了充分的市场自由和竞争,因而诞生了大量的私人煤矿主。在煤矿的带动下,又产生了一大批与煤炭相关的衍生产业,比如大量的小焦化厂、洗煤厂、化工厂。在过去,山西人留给全国人民的印象是抠门节俭的土老财,而今天的山西人则以财大气粗的煤老板形象著称于世。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煤老板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段子,我们在老家也听过不少。比如说哪个煤老板花了上千万元嫁女儿,请来了中央电视台的主持或者是某某一线明星,或者说哪个煤老板去澳门赌钱,一晚上输了几百上千万,等等等等。

  与这些先富起来的大老板相比,大多数人只能在这些跟煤炭相关的产业里艰难地讨生活。在笔者的村庄,就有一个小焦化厂和小化工厂。记得大概十年前我爸刚开始去村里的那个小焦化厂上班的时候,每个月能挣大概五百块钱,后来工资逐渐上涨,现在也有一两千了,可惜物价的上涨速度永远比工资快。现在农村人最发愁的问题,莫过于给孩子结婚了。结个婚算上盖房子、彩礼、买车等等杂七杂八的花费,差不多得三十多万,这得是农村人多少年的积蓄。好多年轻人刚结完婚,就背负上了十几万的债务,而这些债务要用自己每月一两千的工资来偿还。

  所以在我们那个地方,能够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天天吃喝嫖赌大字都不识一个的煤老板每天赚的银子数不清,每天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干活的工人连个老婆都讨不到,甚至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一个朋友家里曾经做过煤炭生意,他跟我讲过一些小煤矿的黑幕。大部分的小煤矿都没有任何的安全措施的非法煤矿,在上边的人来检查的时候,有些煤老板就让人用推土机把矿口封住,而煤矿里没有任何的通风措施。上边的人呆的时间短一些还好,呆的时间稍微长一点,有的工人就被活活闷死在里边。马克思曾经用一段话精准无比地描述了资本的本质:“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与一些“公知”、“主流经济学家”所鼓吹的相反,这种社会分化与勤劳、知识都没有任何关系,而仅仅是因为所有权。本该是属于全民财富的自然资源,被一些人通过各种手段占为私有并借以谋取暴利,而这正是柴静女士希望通过能源体制改革而达到的目的。打破石油垄断的目的是为了让私人资本进入并分沾能源暴利,这只会在石油领域造就很多类似于煤老板的石油富豪,让资本更加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工、掠夺社会财富,更加加剧中国社会的不公平,煤炭行业就是再明显不过的证明。

  而试图通过让私营资本介入来缓解雾霾和环境问题更是无稽之谈。以我们老家来说,私营小厂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和污染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攫取利润,获得最大限度的利润,而任何的环保措施都会影响他们的利润。托这些公知和“企业家”的洪福,我们山西人民是身经百战了,在北京听到那些对雾霾的抱怨就感到图样图森破。以前在家里帮忙收割玉米的时候,从玉米地里出来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在脸上一摸就能画出一条亮丽的弧线。刚买的新衣服,在路上走一会儿就会沾上一层黑黑的污染物。一到黄昏,在街道上就能闻到刺鼻的二氧化硫的味道,那味道可比雾霾带劲多了。把暴利送给老板,把贫穷和污染留给穷人,这就是私营资本介入能源行业所必然造成的后果。

  而国有企业无论是安全措施还是环保措施都比这些私有的小企业做的更好(地方地方国有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国有重点煤矿的3.8倍,而乡镇小煤矿的百万吨死亡率则高达国有重点煤矿的11.3倍,小煤矿产一吨煤要付出十倍于大矿的生命代价),所以前几年山西省整合煤炭行业还是得到了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的拥护的(不包括煤老板、经济学家和鼓吹“国退民进”的媒体人)。被一些人冠以“国进民退”的这场行动是刚好与柴静女士所鼓吹的“能源体制改革”是相逆的行为,因而引来了一大波“主流经济学家”、“公共知识分子”还有“良心”人士的攻击谩骂,我们普通小老百姓感到莫名其妙。

  石油行业属于“自然垄断”行业,石油业上游勘探开发是典型的高投入、高风险产业,规模太小的企业不仅无力承担风险,采收率往往也偏低,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加工水平高的大石油集团不仅有能力包揽一定区域内的全部炼油业务,甚至完全控制成品油供应渠道。从采集原油、到炼油再到成品油销售,越大的企业越能实现上下游、产供销和内外贸的一体化,客观上越容易形成行业优势。所以即使在柴静的祖国美国,石油行业也是垄断的,只不过是由布什家族这样的私人石油富豪来垄断。打破三桶油的垄断并不会消灭石油行业的垄断,而只是用私人垄断代替国有垄断。除了在中国富豪榜的榜单上加上一群石油富豪外,不会带来任何其他的好处。

  而通过打破石油垄断来改善油质解决雾霾也是无稽之谈。事实上,上世纪80至90年代初,中国石油石化行业是相对开放的,与柴静的愿望相反,大量的民营企业的大肆进入带来的却是劣质油横行的问题。现在的中国除了中石油中石化外,仍然存在着大量的民营炼油、销售企业,而这些私人企业的油质到底怎么样,我想柴静女士应该也比较清楚。同时这些企业还存在着非常多的安全生产隐患,网上可以找到很多私人炼油厂安全事故的新闻。让私营资本全面进入石油行业只会带来和煤炭行业一样的问题:把暴利送给大亨,把贫穷和污染留给穷人。

  “国退民进”这样的论调的可笑之处在于,在这样的逻辑框架下,任志强潘石屹这些地产大亨和建筑工人、郭台铭和富士康工人、黑煤窑老板和煤矿工人都变成了同一阵营,抽象的“民”掩盖了一切矛盾和对立。打破国家垄断不会让普通的老百姓得利,而只会有利于有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的资本大亨。在打破垄断的名义下,兰州把自来水市场开放给了外资,结果带来了涨价、自来水污染等一系列问题。“国退民进”的本质在于“国退资进”,而资本进入的结果只能是无节制的掠夺资源和剥削劳工。

  当然,反对私人资本介入并不代表无条件地支持三桶油,现在打着“国有”旗号的垄断行业也已经资本化了,但至少会比无节制的私人资本做的好一点。就像山西,国有的煤矿相比于私人的小煤矿,毕竟会更加正规一些,因为它要顾及环保、安全等一系列国家政策。解决国有企业腐败的办法也不是把国有企业私有化,就像是要解决管家偷盗主人财产的问题不是把财产送给管家一样(那样确实不存在“腐败”了),可是我们很多“主流经济学家”头脑里的逻辑就是这样荒诞的逻辑。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是什么样的政策导致了资本对社会的全面渗透,连本该是全民所有、为全民服务的国有企业也变成了资本化的企业?

  现在很多粉丝把柴静跟“环保”划等号,把批评柴静的人反对治理雾霾、反对环保的“既得利益集团”而极尽谩骂侮辱之能事。读完文章就知道(这对于某些粉丝来说太难得了),笔者反对的是借雾霾和环保问题夹杂私货。环保问题是人从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产生的,而资本的目的就是增值,为了获得最大限度的利润,资本犹如癌细胞一般无限扩张,最大限度地向大自然“索取”。柴静也看到了,一切污染问题背后的本质都是——“钱”,是资本的利润。所以西方的绿党尽管政策主张上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反思资本和市场对社会的渗透,把取消资本逻辑的替代社会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而柴静所代表的中国特色的中产阶级。

  “绿党”则与此相反,他们需要资本,需要利润,需要煤老板,需要石油大亨,需要大排量汽车,但是——不要雾霾。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3/339472.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