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新罗夫人:苍穹之下的罪恶(2)

新罗夫人 · 2015-03-09 · 来源:乌有之乡

  跟随家人乘高铁回到东北老家过春节,一路上重重雾霾,我们亲爱的农民兄弟还在坦然的大肆烧麦秸,遍地青烟。柴静适时地推出了《穹顶之下》,在懒洋洋喜洋洋的假日里,掀起一片纷纷扰扰的争论。柴静掌握了优质资源,花费100万元,拍出的片子自然属于“高、大、上”,得出的结论是把能源工业私有化才能消除雾霾。而我却想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视角,观察叙述私有化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巨大伤害,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出发点,作为柴静作品的补充和探讨。我的财务预算是100元,包括交通费和通讯费。全篇涉及关系国计民生的老百姓衣食住行各个角落,预计10集,陆续推出。如果有可能,也想尝试以采访视频的形式,不知可行否?

  参考阅读:第一集,惊悚的建筑企业私有化。

  第二集,私有制之有毒食品

  我电话采访了5人,与三位业内人面对面交谈,中国的食品与雾霾和劣质住房一样让人心惊肉跳,至于柴静为什么挑选雾霾说事,大概是雾霾更是利于攻击两桶油的公有制吧。那些电视报纸上的为人们所熟知的吊白块、苏丹红、三聚氰胺、瘦肉精自不必赘说,就说说我们大多还不知真相,心安理得的吃的所谓放心食品吧。

  一,我们食用的肉食鸡全部都是激素鸡,这些工业化养殖的禽类,从孵出壳那天起,就食用掺有催生激素的复合饲料,在激素的刺激下,小鸡快速增长,两个月就长成四五公斤重的成鸡,如同一个5岁的孩子被催生成身高1.8米体重200斤的大胖子。这些工业化生产的鸡雏进入鸡舍后就只能半蹲在狭小的空间内,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睡,蹲踞在铁丝网上不得半点活动,很多鸡拿到笼子外面腿都是软的,站都站不起来,就像瘫卧在床的植物人的瘦骨嶙峋的腿。这种鸡的心脏根本就没有发育好,身体素质及其虚弱,鸡场的饲养员每天要经过严格消毒后才能进入鸡舍,而外人是绝对禁止进入的,因为不慎带进病毒,一夜之间,鸡会患流感死亡大半。在正常情况下,每个人身上都带有病毒,只是我们有免疫力而已,而这些虚弱不堪的鸡却没半点抵抗力。为了防止这些没有一点免疫力的鸡患病,就每天喂食人类已经禁用的最便宜的土霉素预防病毒感染。就算是有小孩子在鸡舍旁不经意大喊一声,就能把鸡吓倒一大片,甚至致死,而惊天动地的鞭炮更是绝对禁止燃放。

  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吃的不是瘦肉精猪肉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日常见到的猪肉几乎全部是瘦肉精猪肉,只不过这所谓合格的猪肉的瘦肉精的含量的低于国家标准。瘦肉精是人工合成的物质,不经人工喂食,猪的体内何来瘦肉精?因为现代社会人们对红肉更钟情,也就催生了瘦肉精市场。猪本就是亿万年来进化的,基本基因里就含有较高的脂肪层,就算是再反复科学育种,也培育不出现在我们吃到嘴里的如鹿羊一般的精瘦的猪肉,资本家们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下黑手了,瘦肉精从此光荣诞生。可悲的是几经磨难,人们已经认识到瘦肉精对人体的危害,但是如同美国的枪支被军火商绑架一样,瘦肉精猪也被资本绑架了,饲养不加瘦肉精的猪,就挣不到钱,想挣到钱就得加瘦肉精,于是美国政府也一样向资本低头,荒谬的制定允许喂食瘦肉精的标准。既然瘦肉精对人体有害,为何还要允许喂食?请说出理由先。制定标准不准超过上限就行了吗?亦如我们规定饮用水添加砒霜的标准一样没有道理,好好的水为什么要添加砒霜?为什么不是杜绝添加而是限定添加量?只因为有人要挣钱、只因为我们要致富?假若添加狗屎能赚大钱,我们就荒唐到要制定往米饭里添加狗屎的标准,只要狗屎添加量不超过所谓国家标准,我们就毫无顾忌的香甜的吃下含有狗屎的米饭,因为按国家标准狗屎没有超标啊。

  内蒙古草原的牛羊还算是绿色肉类,但是也不免引入了所谓复合饲料增肥增重。内地所有的牛羊全部是与鸡禽类一样的使用激素催大,以赚取最大价值。那些希望以吃牛羊肉来规避瘦肉精的想法太落伍了,猪肉里含有的化学物质牛羊肉里一样都不缺、都不少。

  饲养场发生病死例,一个电话,服务周到的商贩立刻上门收购,几乎全部都成了香肠等的熟食制品的原料,化学处理和香精会掩盖一切痕迹。那些被媒体报道的把病死禽畜无害化处理的只是特殊事例,用老百姓的话叫倒霉催的。绝大多数有问题的猪肉都上了老百姓的餐桌、进了老百姓的口腹。处理病死禽畜已经成为一条龙产业链,到菜市场以次充好卖死猪肉的都是些不喑世事的笨蛋!是猪头!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吃加工食品。

  所谓笨鸡就是养鸡场淘汰的蛋鸡,笨蛋照样含有激素,因为人类恨不能让鸡一天生两枚蛋。所谓笨猪也是复合饲料饲养的,只不过激素相对少些,饲养时间长一些,但是价格也要贵一些,是有毒食品为人类的周到的多种服务方式之一,更是赚钱的另一种途径。说句实话,资本家并不是十恶不赦,执意要祸害人类,生产毒食品并不是资本家的本意,赚钱才是资本家的最终目的,因为生产毒食品能够赚更多的钱,所以抱歉只能生产毒食品给你们吃了。当良心遭受折磨时,到基督面前忏悔就成了,蒋介石杀了几千万中国人,自从笃信基督后,就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开展新生活运动了。真正的笨猪肉超过200元一斤,我们在超市见到的所谓绿色食品有机食品都是诳语。

  随着渔民断子绝孙般的疯狂捕捞,我国水产资源迅速枯竭,对于百姓来说,几乎吃不到真正的野生海鱼了。我们见到的多是在江河湖泊和沿海养殖的水产品,喂鱼都用工业化生产的复合饲料,同样要加激素快速催大鱼类。为防止鱼类生病,大量的喂食播撒抗生素。目前,我国大部分地表水都能检测到抗生素,而水产品的养殖是最大的污染源。经检验地表水里抗生素品种高达68种,排在前几位的是磺胺类、喹诺酮和头孢菌素,其中部分抗生素在珠江、黄浦江等地的检出频率高达100%,有的地方一升水的抗生素含量已经超过0.001毫克。请注意:首先,自来水厂是处理不了抗生素的,抗生素将原封不动的经过水龙头进入千家万户。其次,一片药的重量是10毫克,一个人一天要喝2升水,也就是说,一个成年人相当于每天无缘无故的摄入0.02片药。一年没病也要吃7片抗生素类药,而这仅仅是来源于水,其他食物里同样还有大量的药物含量。

  三聚氰胺事件震惊全世界,只因为当时没有三聚氰胺检测标准,如今,三聚氰胺成了乳业食品安全生产的必检项目。但是,牛奶里岂止只有三聚氰胺一种有毒物质啊。毒就在牛奶里,只是没有规定检测项目而已。今天我们所见到的的荷兰黑白花优良奶牛品种已经把人工选育做到了极致。即使这样奶牛的基本基因还在,奶牛常年产奶、每次产奶高达50公斤这样的人间奇迹是不可能的。全世界所有的大规模奶牛的养殖都是使用激素催乳的,所以人类的身高也在有史以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变异。我们那些不顾香港人的羞辱,黑脸买进口奶粉的妈妈们是多么可悲啊。除了边远的山区、闭塞的山寨、未开化的草原边缘,全世界的牛奶都是后工业时代的产物,都是化学手段工业化生产制造的,都含有人类从未接触过的还不适应的新物质。

  二,青绿的西红柿,在采摘的头一天晚上喷上乙烯利,经过一夜的化学反应,第二天清晨采摘时,已经红彤彤的一片。乙烯利已经成为蔬果类最普遍的催熟剂,不要认为这是个别不法菜农的恶行,这种生产方式已经广泛的应用于西红柿的生产之中,在菜市场上大多肉质较硬,没有酸甜味道的西红柿都是喷乙烯提前上市的,这种西红柿鸡缩短了生产时间,又因为硬度较高减少了运输储藏过程中的损耗,农民由此暂时致富,可惜,这些不义之财终将会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转到资本家们的账户上。

  生柿子用催熟剂来催熟;用氨水催熟香蕉;乙烯利水剂喷洒荔枝;用硫酸溶液浸泡桂圆;用工业柠檬酸浸泡蜜桃;青芒果用生石灰捂黄;用膨大剂催大西瓜;把尚未成熟的青葡萄放入乙烯利稀释溶液中浸泡就变成了紫葡萄;使用膨大素、催长素令梨子早熟,再用漂白粉、柠檬黄为其漂白染色,猕猴桃草莓是喷激素催大的。这就是我们每天吃的水果,若有人认为这是个别不法商贩的个别行为,那我也就只能呵呵了。

  所有的粮食蔬菜水果都在大量的使用化肥、农药和各种各样的激素,有关部门不去制止,却都在制定标准来限定农药残留。那些绿色食品、有机食品不过都是农药残留符合他们规定的标准而已,而并非是没有。翻看80年代的国标和现在新制定的标准,政府正在一步步败退,一步步放宽要求降低标准,因为大势已去,不把所谓标准降低下来,资本家们不答应,GDP将会下降,经济将要发生危机,穷人会吃不上饭。所谓食品标准就是自欺欺人,把耳朵堵起来偷玲,愚弄百姓,所谓的绿色食品仅仅是一个名词而已。

  别谈美国,美国的国家食品标准比中国还低,美国人正烦着呢。美国没去过,但是在韩国和日本亲眼见农民撒化肥喷农药。而我们精英媒体大肆诽谤的所谓朝鲜却几乎不见往食品里投毒,朝鲜的食品因为不需要营销,外观远没有资本主义治下的食品色泽鲜艳,外观亮丽光滑,朝鲜的食品往往是灰突突的本色,但是却能吃出食物的原汁原味。而我国的养殖出口基地的激素鸡的鸡腿和胸脯肉全都经过所谓的严格的食品卫生检查出口到了日本。全世界都被毒食品侵略。中国的食品问题之所以看起来比欧美差,是因为还处于制造有毒食品的最初的无序状态,而欧美的毒食品的制造已经很成熟很规范。

  现在美国的资本家们已经不满足用化肥农药激素增产赚大钱了,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又创造出了转基因,用选票逼迫美国总统、两院议员接收,美国缺粮吗?美国每年出口的粮食超过吨,但是仍要研制产量更大的新品种,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孟山都公司研制转基因是为了赚全世界粮食生产的钱,科学家们为的是赚高额工资,而引入转基因的国家为了增减税收,种植转基因的农民为了获取更高的利润,总之转基因为大家又打开了一扇赚钱之门,于是人类又疯狂了。如今资本家们又用钱买通汉奸卖国贼,摇旗呐喊声嘶力竭为转基因进入中国开道。中国没有转基因时挨饿了吗?中国人已经营养过剩了,中国人口总数已经不再增加了,有什么理由还要引进转基因?无限增产增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汉奸们的借口是增加中国竞争力,说到底还是为了最大限度的获取利润。

  那些精英们造谣说某些人群吃了转基因并没有发病症状,或者是装模作样的当众吃一口转基因都是狗扯,转基因最大的问题在于对于人类健康和生存的危害的不确定性,没人说转基因一定致癌或是一定有某种危害。但是在粮食已经够吃的情况下,为什么人类要迫不及待的以身体健康与转基因赌博?DDT的诞生曾经被誉为农业生产科学的巨大进步,可是40年后人们在=才认识到它的巨大危害,不可降解的剧毒的DDT甚至出现在南极企鹅的身体里。当紧急叫停DDT后,那些当初推动DDT使用的人能负什么责任呢?极力推广转基因的人的目的不是为什么解决粮食短缺,而是瞄准了转基因的巨大商机,只有推广转基因,才能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才能使有关人等进入富豪之列,忘了粮食是用来吃的还是用来竞争的?把粮食当做赚钱的工具,面对黄灿灿的金条,那里还顾人民的健康和死活。

  三,我的一个同学开粮店,但凡买七八十元一桶色拉油的都是个人家用,而饭店和承包食堂等百分之一百的购买价格仅及普通色拉油一半的所谓大豆油,其实就是地沟油。其中就包括本市赫赫有名的连锁店。也就是说,当我们走进饭店时,无论档次高低,吃的都是地沟油。我打电话询问在化工厂的同学,其实加工地沟油的工艺非常简单:就是把下水道里的垃圾以及饭店扔掉的潲水放到大锅里加热,油脂类遇热融化,因为比重较轻会浮在上面。人工撇捞出后,投入白土(一种白灰状的工业用的吸附剂)脱色,再投入活性炭(一种由椰子壳加工成的富含微孔的除味物质)去味,然后经过过滤器过滤,滤掉白土和活性炭颗粒,晶亮亮的油就流出来了,外观与正常色拉油无二,这些油已经不单纯是植物豆油了,还含有大量的动物油脂,所以炒菜特香,而不久前它们曾经与屎尿烂菜叶垃圾混合在一起。

  若不想吃地沟油,就只能到回民饭店,或许因为穆斯林教义还在,他们不能违反先知的教诲;或许因为忌讳地沟油里混有大量的猪油,总之他们购进的都是标准的食用豆油。而包括某某基在内的所谓西方舶来品都在用地沟油炸薯条。可笑的是我们的精英们在某某劳里吃完地沟油炸制的激素鸡腿后,竟然与西方人一起蔑视穆斯林。

  朝鲜冷面需要大量的辣椒,结果我们的科学家们又及时的研制出了辣椒精,只需几微克,即可让你辣得脸红眼热,脑门冒汗,眼泪与鼻涕齐飞,可惜再辣那也是从化工厂里出来的粉末。若想吃到真正的冷面,坐高铁乘飞机到长白山吧。

  中华民族的骄傲--茶叶也未能幸免,食品市场里就有茶叶精售卖,哪怕是杨树叶子只需放入一点茶叶精,也一样香馥扑鼻,令人神清气爽。除非业内人士,老茶友也一样上当,把老茶树叶子当成极品铁观音品鉴。

  迄今为止,油条是普遍加洗衣粉或明矾的,而炸锅中的地沟油是永远不更换的;用硫磺熏制桂圆、土豆、生姜、银耳、辣椒、花椒。我们的小资们丰姿绰约的在电影院吃的爆米花大都是用陈粮做的,里面含有大量的高致癌成分黄曲霉素。熟食都有防腐剂,色素保障食品颜色鲜艳,令人赏心悦目;严格来说,方便面是要用进口橄榄油炸制的,但是就算是名牌大厂,能保证不用地沟油就算良心尚存,可是有谁看到方便面厂每天更换油了吗?与小摊一样,他们的油也是常年不换、缺油就添的生产流程,更换油要停止生产线,他们肯吗?我要悲哀的对那些热衷西方生活的小资们说:“葡萄酒都是用色素、香精、酒精、糖精勾兑的,这些劣质酒根本不配你们手里精致的高脚杯”。火锅的老骨汤是白色粉末冲兑的,酸菜鱼的辣椒是回收重复利用的,皮冻都是用胶制成的,用肉皮熬制多浪费火啊。卫生筷是硫磺熏白的,面粉按国标全部添加增白剂、滑石粉。蛋糕面包里添加有增白剂、改良剂、膨松剂…,多达十几种,最后演变为一种复合添加剂。如果你还是认为这是个别现象,那你确实太天真无邪了。

  倘若与某人商量,用财富换取健康或肿瘤或生命,相信绝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财富,但是我们今天却携裹在追逐金钱的人群之中,放弃思考放弃自由全都选择了财富。而可悲的是,尽管我们每天拼死拼活的为金钱而奋斗,好不容易把卡里的钱数翻了一番,然而物价也早已翻番,我们仍然是穷人;更可悲的是我们竟然相信精英的话,把毕生积蓄买了高价房子,毕恭毕敬的把赚来的钱贡献给开发商,供潘石屹为美国捐款,供国民情人花天酒地;最可悲的是我们竟把血汗预支到了20年后,而精英们又开始酝酿房产税,继承税了。我们用每天制造毒食品和吃毒食品为代价,换取的财富最终都被以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合理合法的转移到了资本家的手里,我们仍然是一无所有的穷人。最终,我们会肿瘤上身,破不急待的焦急万分的把仅有的钱送给医院,经过昏天黑地的疼痛和苦苦挣扎,在亲人的眼泪中无奈的死去,因为被柴静们蛊惑,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还要咬牙切齿的诅咒公有制两桶油。美国人的癌症发病率一点儿也不低于中国,美国的优势是癌症治愈率,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一样饱受有毒食品的戕害。

  世界上已经没有净土,水是流动的,空气也是流动的,海洋也有环流,日本海啸的垃圾已经抵达美国西海岸,而被核电站污染地区生产的粮食日本人都在吃,被污染的海域的水产品仍在市场与日元交换,保不齐我们大妈们买的日本大米就有放射性。曾经名噪一时的酸雨已经因为雾霾名不经传,但是酸雨依旧在下,而雨中只有酸吗?雨中其实包含了几乎所有的污染物,尤其是易溶于水的物资,会随着水蒸气蒸发到高空随着风飘到我们的头上,然后劈头盖脸的落下,被植物吸收,被我们吃进肚子里。我们的身体产生了许多从未有过的莫名其妙的异物,俗称肿瘤。于是我们虔诚的把毕生积蓄毕恭毕敬的递给医生,悲壮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任医生把身体剖开,取出异物,再像缝麻袋一样封起来,然后浑身插满管子龇牙咧嘴被推倒亲人面前,再放疗化疗,吃所谓的治疗癌症的保健品、灵芝、虫草、人参、海参、喝尿、吃土鳖、吃蝎子。可是那些也都是农药化肥激素抗生素催大的,资本家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保健品抗癌药这个聚宝盆行业他们如何能放过?我们的一生注定悲催的与要农药激素以及衍生的肿瘤为伍。与大唐子民相比,我们还真没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古人的质朴、善良、平和是我们永远的梦,老太太倒了没人扶只是道德继续滑坡路途之中的常态。将来,我们的高级领导也会在办公室里与实习生通奸,直到有精斑的裙子被举到眼前才肯承认或者是与未成年乱交,被罚做义工。我们已经开始了令人作呕的同性恋,艾滋病正在蔓延。做富豪的小三已经成为炫耀资本,雷锋成了讥笑对象。每每吵架时,双方都会以贫穷为最锐利的武器互相攻击,而贫穷者就真的能被打败,因为贫穷而羞愧得无地自容。贫穷是当代最可耻的字眼。一切均用金钱衡量是非标准,玩电玩的花花公子是国民女婿。明知道不可能嫁入豪门,甚至连一个廉价包包都得不到,还是一往情深的以身相许,仿佛得到了皇族的雨露滋润的临幸。我们义愤填膺的打到了封建皇帝,更邪恶的资本家却在我们的身后诞生,血淋淋的魔爪掐向我们的脖子,而我们却被“猫论”麻醉了,成为没有思想的僵尸,在资本家的教唆引导下,人流滚滚疯狂的向罪恶的深渊奔跑直至坠落在深渊之中,如有个别人清醒欲挺住脚步思考一下,将立即被踩踏至死。我们已经堕落到把儿女送到海关、税务腐败并以此为荣了。

  柴静说雾霾是两桶油没有私有化造成的,我的结论与柴静正相反,正是私有化造成了今天的有毒食物泛滥成灾,无人幸免。人民公社、农业合作社的管理者和生产者如何会用丧尽天良的用工业生产方式来进行农业生产?他们根本就没有制造毒食品的原动力。而实行包产到户后,“无论黑猫白猫抓住了老鼠就是好猫”到了食品生产者的层面就成了:“无论有毒无毒,挣到钱就是成功。”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农业生产和食品生产若是不添加激素农药就是逆天了。汉奸们鼓吹美国欧洲就没有毒食品是颠倒黑白,所有的农药激素等毒食品生产加工工艺都源于美欧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方面他们的发达的科学技术保障了他们在研制有毒食品过程中的领先地位,另一方面源自他们的资本主义嗜血逐利的本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价值观更驱使他们急不可耐的置其它人健康生命于不顾,用有毒食品换取巨额财富。贪欲永无休止,毒食品也层出不穷,更多的新奇的毒食品向惊悚的魔鬼一样正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我们,而这些毒食品正是我们为获得财富而绞尽脑汁制造出来的。中华民国大饥荒时无耻到易子而食,今天易粪而食也光彩不到那里去,人类社会千百年进化出来的道德体系大厦在肮脏的贪婪的疯狂的资本主义面前不堪一击,彻底崩塌。所有的人仿佛被注入病毒,失去了善良的本能,身不由己的走向罪恶。柴静其实也是劳苦大众,被富豪们掠夺劳动果实,可是却心甘情愿的成为资本家的代言人,希望讨一杯羹,跻身于精英之列,把猪油抹在嘴上,对外宣称每天吃肉的富裕生活,凸显与大众不同的优越感。

  今日之世界的粮食生产足够全体人类消费,甚至多到用玉米生产生物燃料,可是他们还要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增产方式,因为他们要通过食品生产赚钱。他们还要研制转基因,因为转基因能赚更多的钱。如果有人要求朝鲜人用吊白块生产腐竹,朝鲜人一定要瞪大眼睛问:“你是反革命分子吗?为什么要生产有毒食品?”而在中国,用鸭子肉生产假冒羊肉的技术可以技术入股,赚取昧心钱后,住豪宅开豪车娶明星,光宗耀祖成为所谓成功人士;用糖水灌进包装精美的瓶子里,号称能补脑的金子,在电视台上铺天盖地的做广告,骗取老人的巨额财富,摇身成为大资本家,招摇过市,控股国企给青年人讲狗屁成功学;以卖假货成为巨富,用白条换来美国股民的血汗钱,与政府质量监督部门叫板,一边做慈善做环保,一边花钱到英国猎鹿。

  我们对富人充满了羡慕,冒着严寒,在春节到庙里奋不顾身的抢第一注香,祈祷佛祖眷顾,希冀有一天也成为与他们比肩的巨富,把别人踩到脚下,过纸醉金迷的生活。而致富唯一途径就是也加入到疯狂的赚钱行列,于是我们很坦然的把道德良心扔到一边,开始了罪恶之旅。于是我们也许也会成为往食品里添加化学品的一员、也许无耻到通过为资本家站台,歪曲事实,蛊惑人心,打垮祖国,为孩子换取美国国籍。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草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9.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10.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