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黎亚彬:一边发债一边卖田,是故意还是愚蠢?

黎亚彬 · 2015-03-31 · 来源:乌有之乡
楼继伟清华演讲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年3月27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先生在“市政债: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最优选择”论坛上表示:“为什么我们说不救呢?国务院43号文件明确说了,地方可以处置资产,因为你有正的资产,当债真还不上的时候处置资产可以用来还债”。

  楼继伟先生是中国的财政部长,他的观点和主张是可以代表政府的。那么,允许地方政府出售“正资产”来还债,这反映出怎样的经济政策和主张呢?会有什么后果?

  楼继伟部长在作此政策表述的同时,并未说明中国应如何维持经济增长。因此,当他说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变卖那“规模太大”的“正资产”来解决自身债务问题时,明显隐藏了中国政府促进经济增长的基本思路:在以“一带一路”等方式促进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同时,以变卖国有资产为基础、方式和保障,继续举债,进行大规模的财政投资和经济刺激。

  对于早已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来说,通过变卖那“规模太大”、各地政府官员就有权处置的国有资产的确可以让目前中国这种穷奢极欲、挥霍无度式的经济增长继续维持一段时间。这种政策是有效的,无论是庞大国有资产的私有化,还是“一带一路”、“亚投行”等世界级强有力的带头炒作作用,都可以为中国乃至世界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提供一定的利润空间。

  然而,在此之后呢?国有资产无论怎样庞大,最终都是有限的。崽卖爷田,无论怎样爱惜和保护也都终有卖到头的那一天。前苏联在其剧变之时,几乎瞬间就把庞大国有资产给私有化了。而任何一次炒作式的泡沫经济增长,最终都会以破裂而告终。最要命的,其实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无时不刻地在蚕食和压榨着自身的利润和发展空间。因此,如果中国继续这种经济发展思路,中国的经济发展资源与优势将很快被消耗殆尽,走向末路。

  事实上,不管一个国家有多么好的资源与优势,只要采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那就迟早都会吃尽这些资源和优势,并最终出现危机、萧条和衰败现象的。即便如美国那样强大,有着世界美元,全球第一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控制着全球的矿产资源,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不断搞各种小动作、大战略,不断损人利己、挑起战争、颠覆世界各个国家政权,最终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危机,而其国家与人民生活水平其实也不过如此。

  对于中国,有些人胡说什么“党可以领导和驾驭资本主义”,这明显是纯粹的胡说八道,明目张胆的自欺欺人。存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已经成为主体的前提下,党不可能领导资本主义,只能是资本主义在领导党。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外的官僚和资本家们在对党的决策和行为起着重要的作用。这是中国社会的客观事实,是任何狡辩都毫无意义的。

  就目前来说,资本主义经济在中国得到了成功的发展。但问题是,资本主义本身不是没有弊端和问题的。中国有13亿人口,如果采用和美国一样的社会生产方式,就不可能有和美国人一样普遍富裕和满足。生产方式上的问题,只有通过生产方式的变革才能真正解决。生产方式上的问题不解决,社会、经济、政治都迟早会出现问题。而一旦中国出现类似美国的哪些问题,中国仍是会爆发苏东剧变的,必然要面临一个国破民穷、残败不堪的局面。即便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老大,甚至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霸主,也并不能解决中国自身存在的问题。只要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则经济危机必将爆发,13亿的人民终将因贫穷不满而造反,中国版苏东剧变就一定会发生。

  “崽卖爷田”可以立竿见影地化解债务危机问题。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在“饮鸠止渴”。国有资产本是国之发展基础、民之生活的保障与来源,可我们的执政者却要通过变卖家产的方式来解决因自身的利欲熏心和昏庸无能而产生的长期性制度弊端。中国人痛恨“汉奸”,皆因汉奸为自身的私利而出卖祖国、亲人和同胞的利益,中国执政者的这种“崽卖爷田”的思想和政策与汉奸有何区别?

  “处置资产以用来还债”,应付一次偶然性的危机还可以,用来解决财政及其债务问题,应对具有普遍意义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问题却是远远不够的。无论国有资产有多么庞大,最终都是有限的。国有资产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财产,它的目的和意义在于为国家、社会和人民确立一种更稳定、更有效的生存与发展方式。国有资产在理论、历史和实践上都被证明是一种对确保国民经济健康有效发展具有积极意义的方式和探索,我们的党和政府为何要放弃这种方式和探索,转而要把国有资产私有化,转移给中外资本家们呢?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根源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中国各地方政府之所以出现债务问题,在于其财政来源和支出存在巨大不足和问题。财政来源实质是生产方式问题,财政支出实质就是制度性腐败问题。只解决制度性腐败问题,却不解决根本的生产方式问题,这对中国问题来说是于事无补的,最终会让反腐事业功亏一篑。腐败的本质是基本政治、经济制度不合理的表现和结果。不解决基本政治、经济制度问题,单纯的反腐倡廉运动能持续多久?

  解决财政来源、债务危机以及相应的民生社会保障等问题,必须改革中国资本决定一切的基本经济制度。资本的天性是追逐利润,财政税收是资本经济的天然敌人。如果政府的税收高了,资本就会用脚投票,跑到国外去,让国民经济一蹶不振。因此,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政府财政拮据、债务危机,乃至于政府破产,那其实都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必然结果。具体政府债务水平、税收水平、债务危机是否爆发,都要取决于资本利润率的高低。如果资本利润率高,资本有利可图,那么政府税收就可以高一点。如果资本利润率低,那么政府就没有办法提高税收。如果与此同时,国民和社会经济创新不足,经济低迷不振,从而税收减少,那么就必然要爆发政府债务危机,甚至导致政府破产了。在资本主义方式下,根源于资本之间的竞争,资本利润率却是不断降低的。只有当劳动者的收入降低,或者有技术创新、新资源与新市场的开发,从而为资本带来新的利润空间,资本主义经济才能继续发展和存在下去。否则,经济危机必然爆发,国民经济和社会必然解体、崩溃,爆发大的社会动乱。

  因此,中国应对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正确方法和出路在于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变资本雇佣劳动的生产方式为劳动者自主联合的生产方式,从而摆脱资本利润率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制约,让决定社会经济发展的因素和动力不再是资本对利润的要求,而是劳动者对自身生产与生活需要上的要求。资本利润率是以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矛盾、工资与利润之间的矛盾为基础和前提的。社会经济只有消除这种矛盾与悖逆现象,才能走出受资本利润率不断降低的客观规律的限制和束缚,迎来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局面。

  在市场经济的前提下,中国的庞大国有资产、党的领导、对资本主义经济所谓高超的驾驭能力的确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带来的弊端,但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最终还是要存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建立科学有效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所谓党的领导、国有资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等都将通通被资本所消灭。如果中国的党和政府不能及时未雨绸缪,尽快以党的领导和庞大国有资产为基础,建立科学有效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必将为中华民族带来崩溃式的深重灾难。

  这种“处置资产可以用来还债”的经济政策,明显是一种经济上的倒行逆施。这让人想起欧美债务危机时破产的希腊、冰岛等国,也让人想到当年法国那荒淫无度的国王路易十五的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种经济政策的后果与愚蠢是显而易见、不难理解和认识的,可中国的财政部长、经济学家们却为啥还要坚持和认可呢?其实,这也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被谁逼迫?全世界的大资本家以及他们驾驭下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党和政府没有决心发展社会主义,或者想暂时稳住经济局势,那就只好这样“饮鸠止渴”了。只要中国是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下的一员,那么中国就必须如此、必然如此。只有采用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才能解决基本经济发展问题,进而才能彻底解决财政来源与税收问题,避免政府债务危机的爆发。

  这种崽卖爷田的经济政策不仅是当下中国在维持即得利益格局下继续发展的唯一选择,其最终的崩溃性结果其实也是世界资本家阶级的利益需要,当然也是中国那些掌权的官僚们的利益需要。一方面,只有这样才符合世界资本家们的利益,资本家们才能因此而可以获取高额利润而继续投资于中国,从而中国经济才能继续增长,进而现有的国家政权体系、利益格局才能得以维持。现在中国掌权的一些官僚们知道,他们可以得罪和欺骗中国民众,却不可以得罪和欺骗世界的资本家们。中国老百姓凭借社会主义、党和人民心连心、为人民服务等等几句话就可能相信一切,而资本家们却都深知事情的关键与利害关系所在,无论怎样也是欺瞒不了的。资本家阶级需要一个小政府、大社会、人民贫穷但任劳任怨、自然环保的国家和社会。因此,一边以社会主义、党和人民心连心、关爱民生等等话语骗取民众的拥护,一边以举债后变卖国有资产来还债的方式满足资本家阶级的利益目标,把政府变小的同时向官僚和资本家们输送财富和利益,实是统治者在维护当前中国即得利益格局的前提下,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最佳选择。另一方面,在中国现有的市场经济体系下,中国一些掌权的官僚们也只有如此才能得以继续苟延残喘,延续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就像在当年的抗日战争时期,汉奸们不当汉奸就无法活下来一样。当前中国的统治者们,在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之下,无疑是缺乏失去财产而变成为国为民服务的英雄勇气与心胸的。

  都说市场经济下,所有经济人都是自利的。今日中国这种今朝有酒今朝醉、“崽卖爷田心不痛”的行为符合谁的利益?祸及子孙、国破民穷的结果会是谁的愿望?当然是世界大资本家们的利益和愿望!资本没有人性,更没有国界,追求的是冰冷、单纯的利润。在资本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必然会面临一种资本利润率低到无利可图、必然和需要爆发经济危机的局面。经济危机本身其实也是符合资本家的利益的。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工厂倒闭、生产停滞、劳动力成本降低正是资本经济可以继续存在与发展的基本要求和有效方式。2008年爆发债务危机后,美国和欧盟搞量化宽松和紧缩财政的目的就在于降低人民的工资与福利水平,并减少社会生产,从而为资本经济创造出新的利润空间。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可资利用的只是低人权的政治制度与可供变卖的庞大国有资产。低人权是官僚和资本家们最喜欢的事情,而庞大国有资产也是中外资本家阶级早已垂涎三尺的肥肉。在此意义上,让中国政府继续无节制的举债,大搞财政投资和经济刺激,然后再以因为债务危机和经济改革的名义把国有资产私有化,在把中国的财富变到中外大资本家手中的同时,让中国贫穷与“自由”,正是资产阶级统治者们的最终目标和希望所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9.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6.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