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部湾的风:某些人为什么要給“权贵资本主义”藏起尾巴?

作者:北部湾的风 发布时间:2015-02-08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现在的网络之争中,大家都拿“权贵”说事,互相攻击对方是“权贵走狗”,那么究竟谁才配此“桂冠”呢?咱们先不要急于下结论,首先看看这个概念的来龙去脉。

  “权贵”这个概念出现于网络上并且成为网络流行用语,首先得益于吴敬链先生。不过,这位人称“吴市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领军人物之一的功过是非不是本文探讨的主题。

  他在提出这个概念以后曾经于2010年10月 《中国改革》2010年第11期上发表题为《极左极右都危险》的文章,文章有下面这么一段话:

  “中国目前似乎也有类似的问题。极右方面的权贵腐败不仅对弱势群体剥削压榨,也严重损害没有权势的中间阶层(专业人员、大部分企业家等)的利益。然而,“极左是对极右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极左力量又力图利用大众对权贵资本主义的不满,极力宣传回到毛泽东晚年的道路;要求重搞“文化大革命”,实现“全面专政”,从语言暴力到实际的暴力,都跃跃欲试。这是一种危险的趋势。”

  他心目中的极左与现在某些人定义的没有什么两样,而当时他对极右的定义就是“权贵资本主义”。

  但是后来,这个概念慢慢变成了“权贵”两个字。是为了叙述方面吗?非也!

  其实,从词义上说,“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概念中的“资本主义”一词不是“尾巴”,本文这么称呼,一是从词语的位置而言,二是借用“狐狸藏不住尾巴”的意思。

  “权贵资本主义”是个偏正结构的词,“资本主义”是中心词,前面的“权贵”一词是修饰、说明它的。整个概念的意思是说,这种东西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并且是具有封建主义色彩的与权力结合的资本主义。

  吴老先生当时能够这样定义,说明他老人家还有良知,并且说了大实话,或者说表达了对改革出现的某些始料未及的新情况的担忧。

  的确,当时在“张双轨”等人的极力推动下。在“改革”的旗号下,一部分人顺利实现了对国有资产的疯狂掠夺,完成了“权力资本化”,真正意义上的“两极分化”从此开始。

  但是,从那以后,“权贵资本主义”的“尾巴”——“资本主义”不见了。哪去了呢?被某些人藏起来了。跟小时候听故事的狼外婆藏起尾巴的目的是一样的。

  别以为这是某些人为了叙述方便,或者无意中的疏忽,或者慢慢简略成为这样,某些人其实都是些非常善于偷换概念的大忽悠。

  实现了“权力资本化”以后,以已经“资本化”的那部分“权力”作为内应,某些人开始全力推进“资本权力化”,即开始准备全面夺权。

  利用民众对“资本权力化”的不满,他们从三方面同时推进:

  一是打出些冠冕堂皇的旗号如自由、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等忽悠民众,说一按照他说的去做,中国马上像西方国家那样富强,更加搞笑的是一位姓杨的教授能够准确计算出,“宪政”以后。每个中国人增加2000元收入,真的是标准的“土豆烧牛肉”式的“宪政”。

  二是把他们自己人推进“权力资本化”式的“改革”造成的恶果归因于社会主义制度,同时拿西方成功在原东欧国家实现和平演变的例子来作为佐证。把初衷为“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的“改革”变成社会主义的自我否定。

  三是藏起了“资本主义”的“尾巴”以后,这个概念就剩下“权贵”俩字,就更加容易搅混水了。因为这俩字里面一个是“权”字,他们想告诉人们,权力就是罪恶的根源,再盗用“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说法,把他们作的恶都推到政府头上,煽动民众对抗政府。为他们改旗易帜火中取栗。

  另外,在民众、权力和资本的“三国演义”中,民众是最弱的。而能够相互制约的是权力和资本,前些年的改革出现问题是因为资本和权力的勾结造成的,而某些人下一步要推进的“改革”就是利用民众的某些不满首先由他们这些“资本”约束“权力”,把“权力”的手捆起来,然后最终实现“资本权力化”即“资本”最终控制“权力”,实现“资本”的“一家独大”,最近湖南衡阳的贿选案就是“资本权力化”的活标本。小算盘扒拉得挺精明的。

  这就是某些人把給“权贵资本主义”藏起尾巴,即故意把吴敬链先生原来定义的“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概念的中心词“资本主义”有意去掉的真实目的。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2/338472.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