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北部湾的风:某些人为什么要給“权贵资本主义”藏起尾巴?

北部湾的风 · 2015-02-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现在的网络之争中,大家都拿“权贵”说事,互相攻击对方是“权贵走狗”,那么究竟谁才配此“桂冠”呢?咱们先不要急于下结论,首先看看这个概念的来龙去脉。

  “权贵”这个概念出现于网络上并且成为网络流行用语,首先得益于吴敬链先生。不过,这位人称“吴市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领军人物之一的功过是非不是本文探讨的主题。

  他在提出这个概念以后曾经于2010年10月 《中国改革》2010年第11期上发表题为《极左极右都危险》的文章,文章有下面这么一段话:

  “中国目前似乎也有类似的问题。极右方面的权贵腐败不仅对弱势群体剥削压榨,也严重损害没有权势的中间阶层(专业人员、大部分企业家等)的利益。然而,“极左是对极右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极左力量又力图利用大众对权贵资本主义的不满,极力宣传回到毛泽东晚年的道路;要求重搞“文化大革命”,实现“全面专政”,从语言暴力到实际的暴力,都跃跃欲试。这是一种危险的趋势。”

  他心目中的极左与现在某些人定义的没有什么两样,而当时他对极右的定义就是“权贵资本主义”。

  但是后来,这个概念慢慢变成了“权贵”两个字。是为了叙述方面吗?非也!

  其实,从词义上说,“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概念中的“资本主义”一词不是“尾巴”,本文这么称呼,一是从词语的位置而言,二是借用“狐狸藏不住尾巴”的意思。

  “权贵资本主义”是个偏正结构的词,“资本主义”是中心词,前面的“权贵”一词是修饰、说明它的。整个概念的意思是说,这种东西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并且是具有封建主义色彩的与权力结合的资本主义。

  吴老先生当时能够这样定义,说明他老人家还有良知,并且说了大实话,或者说表达了对改革出现的某些始料未及的新情况的担忧。

  的确,当时在“张双轨”等人的极力推动下。在“改革”的旗号下,一部分人顺利实现了对国有资产的疯狂掠夺,完成了“权力资本化”,真正意义上的“两极分化”从此开始。

  但是,从那以后,“权贵资本主义”的“尾巴”——“资本主义”不见了。哪去了呢?被某些人藏起来了。跟小时候听故事的狼外婆藏起尾巴的目的是一样的。

  别以为这是某些人为了叙述方便,或者无意中的疏忽,或者慢慢简略成为这样,某些人其实都是些非常善于偷换概念的大忽悠。

  实现了“权力资本化”以后,以已经“资本化”的那部分“权力”作为内应,某些人开始全力推进“资本权力化”,即开始准备全面夺权。

  利用民众对“资本权力化”的不满,他们从三方面同时推进:

  一是打出些冠冕堂皇的旗号如自由、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等忽悠民众,说一按照他说的去做,中国马上像西方国家那样富强,更加搞笑的是一位姓杨的教授能够准确计算出,“宪政”以后。每个中国人增加2000元收入,真的是标准的“土豆烧牛肉”式的“宪政”。

  二是把他们自己人推进“权力资本化”式的“改革”造成的恶果归因于社会主义制度,同时拿西方成功在原东欧国家实现和平演变的例子来作为佐证。把初衷为“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的“改革”变成社会主义的自我否定。

  三是藏起了“资本主义”的“尾巴”以后,这个概念就剩下“权贵”俩字,就更加容易搅混水了。因为这俩字里面一个是“权”字,他们想告诉人们,权力就是罪恶的根源,再盗用“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说法,把他们作的恶都推到政府头上,煽动民众对抗政府。为他们改旗易帜火中取栗。

  另外,在民众、权力和资本的“三国演义”中,民众是最弱的。而能够相互制约的是权力和资本,前些年的改革出现问题是因为资本和权力的勾结造成的,而某些人下一步要推进的“改革”就是利用民众的某些不满首先由他们这些“资本”约束“权力”,把“权力”的手捆起来,然后最终实现“资本权力化”即“资本”最终控制“权力”,实现“资本”的“一家独大”,最近湖南衡阳的贿选案就是“资本权力化”的活标本。小算盘扒拉得挺精明的。

  这就是某些人把給“权贵资本主义”藏起尾巴,即故意把吴敬链先生原来定义的“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概念的中心词“资本主义”有意去掉的真实目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